FC2ブログ

群棲欲。 |

Episode.07 罌粟 聖痕幻想2×主軍










# 聖痕幻想2同人 / 剣戟のソティラス
# 【花語三十題】15.
# 主君迪克×軍師路西菲爾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Episode.07






  糟糕,開始下雨了。

  一邊在心中嘀咕著,黑髮青年馬鞭一下加速了趕路的速度,周遭的慘淡風景頓時和著越來越大的雨點在視野中模糊成灰黑色一片。

  不耐煩的抹去臉上雨水,他到底在心急什麼呢。明明傳來的是前線吉報,討伐也循著他親自立下的計謀成功,沒什麼傷亡,當然,人皇也毫髮無傷……那他到底在心急什麼?明明站在最前線的他的皇,也早已不是需要他隨時候在身邊的那個青澀少年了。


  ──你去吧,不過記得處理完就盡速回來。

  當初那一點小變故其實放著也不是什麼大問題,然而生性警慎的他仍是堅持要親自去一趟。那個人難得的沒有出言反對,或許又是思量著後方總比前線安全什麼之類的問題……

  那時他抬起頭,只見到面容日漸沉穩的金髮青年微勾起唇角,將厚重的外套披到他肩上,說,天氣開始冷了,自己也要多顧著……早點回來。

  肩上的溫暖讓他愣了一下,很突然才發現對方幾時連身高都超越他了……然而也不是感慨這的時候,他趕緊安分應好,正想轉身離開帳篷,下一秒卻又被拉住袖子。

  金髮青年從身後摟上他肩頭,又說了一次,路西菲爾,不准又亂跑,處理完立刻回來……那聲音聽起來真是頗悶悶不樂,讓他有些想笑,一邊又無奈的想果然這傢伙還是不想我去。

  他不是沒發現金髮青年的改變。
  自從『那個時候』開始……明明都已經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


  ──路西菲爾,我不會讓你有機會……從我身邊逃走的。

  從他驚險地自鬼門關前一趟回來後,他就發覺對方開始異常地害怕他不在身邊,有事沒事就蹭到他的職務室裡先不說,安靜不說話的時候,那注視的目光也像要穿透他那樣熱烈地嚇人,到後來手上隨便一個小傷口就能讓他歇斯底里半天。

  然而這些都沒什麼顯露給其他人看到過,他一下子也不知該找誰商量,連比較親近的蘭斯和雷爾夫大人都只能給他苦笑和搖頭。

  他想是自己那次嚇壞對方了,所以也就有點理虧的受著,反正都由著對方任性十個年頭過去了,不差再多受這麼一點。蘭斯總愛虧他寵,平常會反駁的他這次難得沒說什麼。

  他只是想,現在那個天真的少年真的成為人皇了,那險惡冰冷的皇宮裡,還有誰能來寵著他一些。而既然他還給得起,就給吧,早已經把人生全都給賠下去了。




  「──路西菲爾大人。」

  諾亞的聲音將他從思緒裡喚回。他將馬匹的韁繩交給一旁的士兵,接著向這位騎士團團長詢問了一些細況,畢竟回傳的信件可沒什麼時間能詳細書寫。

  聽完戰況後,將一些後續事項也交代下去讓士兵們去執行,等帳棚內只剩他和藍髮青年時,他終於問了最在意的那個問題。

  「皇他……」
  「仍在戰場上,路西菲爾大人。」

  藍髮青年說著自己也皺起眉頭,聽著帳篷外雨聲漸晰,他嘆了一口氣,「非常抱歉,我們沒人能勸得動那位大人……」

  「別道歉。」他聞言只能苦笑,拍拍藍髮青年的肩膀,「你也知道他就是固執……諾亞,讓大家先做好回程準備,我去把他帶回來。」

  抓過傘和躺在一旁桌上的大衣,黑髮青年急急朝幾個小時前仍是戰地的場所衝了出去。讓你淋雨,讓你不顧安危,他不滿地想,老是唸著他不顧身體,自己卻也總是這樣任性,晚點一定要好好說說他。

  跑得三步併兩步,期間只有越來越大的雨聲炸開在耳畔,本來還不算寒冷的天氣也因為這場雨而驟降。他只是一邊在心裡想著等等要開口和對方說點什麼好,是從回來的招呼開始,還是要先板起臉訓他呢……

  腳步終於停了下來,先是一地被雨水沖散的豔紅映入眼簾,他於是沉默著將目光望去。


  只看見那人同樣站在滿地血紅裡,神情漠然,連劍身和袖口都染著血。

  不是第一次看,卻很陌生的感覺。
  他想。

  從一年前繼承了人皇之位,隨著金髮青年日漸成長,愈發像個王者的模樣,他的笑容就越來越少,也越來越無法猜透。曾經那個天真仁慈的小少爺,已經變得能夠面無表情地說出殘酷的話語、下達命令、揮刀殺敵……


  ──要扼殺自己的內心其實比你想得更簡單,只要學會冷漠就行了。

  他曾對蘭斯如此說過的。
  年輕的人皇終究學會了將一切情緒都隱藏在冷漠的表情之下。

  而他卻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明明偶爾還是會回想起年幼時黏在自己身旁的小小孩子微笑的模樣,黑髮青年在心底苦笑起來,終於提傘走近那個渾身濕透的身影。


  「迪克。」

  他喚,而金髮青年像是早就知道他在附近那樣,一臉毫無意外的側過身來,連金色的髮梢都滴落著雨水,那看起來真的很冷。

  「歡迎回來……路西菲爾。」

  金髮青年這麼說著,拋開了早已凍僵的手指中握著的長劍,朝他走近了幾步,然後在他正前方停了下來,接著低下頭將下巴抵在他肩上。

  黑髮青年的訝異只有幾秒鐘,他在內心哀嘆帶來的東西完全也沒派上用場,然後伸過手環繞過對方肩頭,是預期中的冰冷溫度,明知是對方故意,他還是忍不住有些心疼起來。

  「一回來就聽說你站在這淋雨,是想讓我擔心死嗎?」
  「……回去帳篷也只是坐在那裡和騎士們大眼瞪小眼呀。」
  「他們都很擔心你,聽到這話會哭的哦。」
  「嗯……你好溫暖。」

  「是你太冷了。」任由對方在自己肩頭蹭了蹭,黑髮青年拍拍對方的背脊,「……我們回去吧?」

  「……………。」

  沒有回答,黑髮青年倒也不急,只是嘆了下這傢伙又在鬧彆扭了,不過就是離開了幾天至於麼,他也盡速處理完事情快馬加鞭地趕回來了啊……到底知不知道是為了誰。

  結果金髮青年又抱了一會兒,這才乖乖把手鬆開,接著盯著他看了幾秒,看得他有點發毛,才又伸過手來抹去他臉上應該是方才沾上的血跡。

  黑髮青年按過附在自己臉上那隻手,「走吧,等回去取暖、換身衣服後,你愛怎麼撒嬌、怎麼擁抱都隨便你……越來越冷了,真的那麼想感冒麼?」


  金髮青年愣了一下,最後勾起了唇角,微笑起來。

  「好。」金髮青年笑著回應,牽過他的手,「……不要忘記你說過的,路西菲爾。」

  那張笑臉讓黑髮青年也愣了一格,這才發現自己又把自己賣了一回,最後他垂眸,無奈的揚唇微笑。

  「我對你哪次說話不算話了……」
  「是沒有,我也不准。」



  看看,當年那個任性的小孩子性格又出來了……但說來說去他也就是沒辦法拒絕對方。

  黑髮青年握過對方的手,無奈地想。














  ──我不會拒絕


























-----------------------------------------------------* END.14.12.09
二周目完結紀念文(●ˊ∀ˋ)ノ

本來想全程虐到底讓主君病嬌無雙全開的--但終究還是捨不得這兩個XDD就在尾端轉甜應該,特意讓軍師對於迪克的病嬌還在各種可以解釋的範圍裡(??

這個題目的涵義,我想不管對迪克還是軍師都很適用,他們倆大概永遠也拒絕不了彼此吧各種意義而言,尤其我家軍師本來設定就是寵主君,沒什麼好說惹我。

不過果然軍師認為主君只是任性耍脾氣,在其他人眼中應該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XD所以蘭斯和哥哥大人只能給搖頭苦笑XDD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60-d8caa61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