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Chapter.18 NOISE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18






  伴隨回憶勾勒描繪的是,那張消逝而去的側顏。
  只要回想你還是心疼依舊。

  ──儘管世界已然如此終盡。






  ────






  記憶裡的是……
  飄舞著粉色櫻花、總是沐浴在溫暖日光之下的緣廊。

  他看著正在刺繡的母親大人端正地坐在那裏,目光溫柔而安靜,而庭院裡是正在練習揮刀的父親大人,那銳利迅速的劍法簡直像可以把花瓣平整切斷。

  他將捧在手裡的熱茶連同妹妹愛吃的甜點一起放在廊上,接著悄悄地坐到母親大人的身旁,注意到的母親大人抬起頭笑了,伸過手來摸了摸他的頭。結果都還來不及回話,一個不小的力道就這麼壓上自己的背部,跟著是一雙小手繞過肩頭,有紅色的美麗頭髮掃過頰邊。

  原來是午睡醒來的妹妹,大概是起床之後發現身旁什麼人也沒有,開始鬧彆扭了吧。

  他有些失笑的想著,接著側過身、伸過雙手將妹妹弱小柔軟的身軀抱到自己懷中,任由對方嘟著嘴將軟綿綿的臉頰貼在自己胸口上亂蹭一通,一邊輕拍著妹妹的背脊安撫對方。

  然後看起來心情終於變好了的妹妹,抬起頭來朝他笑了。
  那笑容真的、真的非常的可愛。





  ──我該如何、又怎麼可能、


  白髮青年睜開眼睛,甚至連自己身上帶著傷都忘了,只是麻木地從床上坐了起來,而察覺那是夢境的一瞬間裡、他簡直絕望地想以雙手掩面……

  「……我怎麼可能忘記呢。」

  他低聲說著,用著誰都不曾見過的脆弱嗓音,好像下一個瞬間就會落下淚來。


  「………………!」

  注意到自己的床鋪旁還有著他人的氣息,白髮青年側過頭,見到的是坐在一旁,正用雙手抱胸的姿勢,頭側靠著壁面熟睡的黑髮青年。文件和水杯一起堆疊在小桌上,而對方的腿上還擱著幾張公文和筆,想來是連日的辦公和看照他造成的過度疲勞,才會讓平時行事謹慎的他睡在這兒。


  可是啊--

  靜靜凝視著那張熟睡的容顏,感覺到自己直到方才都還如此哀傷的情緒被平復了下來,取代而之的則是近似於微笑的喜悅。

  白髮青年有些猶豫地伸出手……輕撫過那眉間和黑色的髮流。


  ──請和我,約定。
  ──和我約定……不論如何,不管發生什麼……主上,你都不准死!


  (那個時候,眼前的這個人用著幾乎就要哭出來的表情,對他這麼說。)



  「………我並不是、什麼都沒有啊。」

  就算仍無法捨棄過往,就算要再次陷入悲傷與絕望,也已經決定不要再逃了,是因為有你、因為有你在我的身旁--


  「哪、如果你說你要待在我身旁,那麼我……」

  海藍色的眼睛裡滿是溫柔,他向前俯身,卻在嘴唇碰上對方的眼皮之前停了下來,白髮青年只是低笑著:



  「就算是拚死也會活下去的哦,賽凡提斯。」






  ────






  那之後──

  由領主大人提議的祭典、在歷經兩個星期多的準備終於如願舉行了,儘管日曆上的時間顯示幾乎就要步入十一月份,空桑領的眾人們仍愉快的稱呼這場祭典為秋收祭典,並且十分樂意將帶有妖鬼氣氛的萬聖節一併納入慶祝。

  然而沉浸在祭典歡快氛圍中的眾人沒有注意到的是,街上處處都守著領主大人直命派下的傭兵們──那數量比起去年簡直多了不只兩倍以上。



  「………真是熱鬧。」

  注視著街道上往來的人群,其中還不乏應景變裝的,嘴裡叨著根草的獸族青年低聲道。他外表看似隨意像在散步的樣子,然而他的手卻不動聲色的一直按在愛劍的劍柄上。

  「是啊。」

  走在他身邊的青年回應,那聲音聽起來像是帶著笑意的,「不過,明明是祭典,你殺氣有點重喔……小獅子。」


  從斗篷底下露出了幾縷白銀色的頭髮和一雙海藍色的眼睛。
  獸族青年嘆了一口氣。

  「唉……現在可不知道敵人會從哪裡攻過來啊──喂別摸我頭!」
  「哈哈。」

  趕忙在大貓咪發怒前收回手,青年閃開了差點和自己迎面撞上的行人,接著看了看自己的周圍,確實祭典根本是個下手的好機會,尤其是現在還有一堆人都變裝打扮,根本就猜不出面具下是什麼人、要是帶著武器也難發現。

  ……但這本來也是計畫的一部份,所以他才像這樣在街上走動。


  「……話又說回來了,今天怎麼會找我出來巡視?最近軍師不是跟你跟得很緊麼。」

  獸族青年回想起最近天天都能在指揮官身旁見到的那個黑色身影……嘛雖然他們倆平常就都黏在一塊啦。他有些不快地想,但自從上回計畫確定下來之後,軍師的表現就更像是不希望指揮官有任何一分一秒離開他的視線範圍那樣。

  更可怕的是,本人好像還沒有自覺。
  想起那張冷冰冰的鋪克臉,獸族青年聳了聳肩。

  「說是文件太多,讓我們先來……不過你這麼一說、」
  「很難得對吧。」

  已經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句了。
  白髮青年忍不住在內心尷尬了一下。

  「看到辦公桌上的那個慘狀,呃……我也沒機會多想什麼了。」
  「少來,你單純只是習慣在面對軍師的時候放棄思考吧。」


  「哈哈……他啊,大概是不相信我吧。」

  聽得出對方語氣裡那個強調意味,青年想了想,然後有些無奈地如此說道:「雖然答應過……但他一定早已經注意到了──現在我並不希望他待在我身邊的這件事情。」

  「………………。」

  「雖然他一直想瞞我,可從我回來之後,領地內開始頻繁出現各種或大或小的流血事件,雖然至今還沒真正出現犧牲者,但……」

  窺探著對方的表情,獸族青年接話:「被襲擊的都是人族……對吧。」

  「………啊啊。」


  「上回好像連那個煌天的騎士也被襲擊過,聽說很明顯是瞄準要害刺過來的──雖然我覺得選擇去襲擊他就已經是失敗了。」

  「因為迪里亞斯很強的嘛。」
  「哼,但還是讓對方逃了,要是本大爺的話……」

  獸族青年說著不屑的哼了聲,天知道他和那個躲在陰影裡的傢伙樑子也結很大,惹出這麼多事端來,抓到之後一定要揍得他滿地找牙、跪地求饒!

  「小獅子,殺氣。」

  面對著摩拳擦掌的黑色大貓,青年苦笑著安撫起對方。




  ──猜猜看吧,指揮官……全都是人族喔。

  被襲擊的都是人族……他聽到伊迪倫的這份報告的時候,內心連一點訝異感都沒有,果然啊,他想。因為就連他自己都曾經是恨過的,那些欺騙、無情地毀滅了自己的故鄉和家族的人類。所以他毫不意外,也猜到了對方為何而怨恨人族、怨恨……他。

  由自己一手促成的慘劇,被怨恨也是理所當然。


  ──待在我的身邊,只是更危險而已。

  他想這麼對那個人說,卻也明白對方不是會輕易退讓的人,更何況……聰明如他,怎麼會猜不到呢。結果最後,他依舊無法拒絕,只能默默的把軍師特意調派來護衛他的人手又原封不動的塞了回去。

  啊啊,不過──
  現在才想著分離,或許早就來不及了。




  兩人走過轉角處,視線的前方映入的是這在時段負責守衛的劍兵隊成員,正想開口打個招呼的白髮青年卻像是注意到什麼那般,唐突地停下了腳步。

  「………………!」


  ──隊長不在。
  儘管被留下的成員們仍有秩序地堅守著崗位,但……


  ──為什麼呢,這種違和感。
  ──是守備人員被更動了嗎?但他不可能沒有先告知自己……




  「伊迪倫那傢伙,不至於連這種要命的時刻都跑去打混吧?」

  同樣注意到異樣的獸族青年也皺起眉頭,正想叫個隊員過來問話──


  「…………賽凡提斯、!」

  沒想到都還沒開口,就看見原本好好站在旁邊的白髮青年低喃了一句軍師的名字,接著突然臉色大變的反過身,朝兩人過來的方向全力奔跑而去。


  「指揮官!?──嘖!那笨蛋傷還沒好吧!」

  只來得及愣了三秒,焦慮的簡直又要炸毛的獸族青年連忙追上那個背影。






  ────






  武器相交的聲響迴盪在空曠的森林之中,接著自樹木上方掠過一群驚飛之鳥。


  「喝!別擋路別擋路!」

  長劍化作一道光劃過半空,同時也準確的刺入前方襲來的敵人身上。精靈劍士抬起腿一腳用力地踹上對方的肚子,接著把自己的劍拔了出來……於是來人就這麼硬是往反方向飛了幾尺,接著一頭撞倒在路邊石面上。


  「──伊迪倫!你衝太快了!」

  語畢之後是刷的一聲,背後有一股不小的風壓劃過,精靈劍士回過頭,正好見到同行的金髮青年用長槍將原本想偷襲他的傢伙打了個老遠……那強勁的力道不死大概也是半條命了。精靈劍士吹了一個口哨,這才開口回應這腦袋略嫌頑固的精靈同僚。


  「哎,軍師大人不就要我們盡速解決嗎~」

  如此說著,甩了甩劍身上的鮮血,精靈劍士將愛劍一把扛到肩上。


  「……盡速解決和沒頭沒腦往前衝是兩回事。」

  精靈教官說著嘆了一口氣,牽過並安撫起受到驚嚇的馬兒,接著開始確認周遭的情況。從沿途越來越多人冒出來阻擋他們看來,方向沒錯而且離目的地也不遠了。


  ──出發前往森林?
  ──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詳細說明了。


  他回想起上午被緊急的召到軍師的職務室裡的時候,黑髮青年那嚴肅的表情和語氣。一邊將地圖按在桌上,手指指向的那個位置,是個還在空桑城範圍內的小小無人森林,騎馬的話只需幾個小時可以抵達。

  桌上躺著一封黑色的信……於是他馬上就知道了是怎麼回事。


  ──對方抓了人族的貴族作為人質,麻煩替我前往確認真偽,要盡快。



  「別這麼說嘛,我可是很心急的喔~要是在我們出來的期間……嘿!」

  話到一半刀鋒一閃,精靈劍士反身一把打落了瞄準自己而來弓矢,銳利地望向前方的從樹叢中現身的幾個盜賊裝扮的傢伙,「軍師大人出了什麼事的話,絕對會被指揮官罵死的~哎呀,或許還會被揍一頓喔。」

  要是讓指揮官知道,軍師大人去赴了那個卑鄙小人的約──


  「……絕對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

  精靈教官也執起長槍,重新擺好架式。


  「就是這樣~時間寶貴,讓我們盡速解決吧。」

  精靈劍士勾起唇角,然而眼中卻全無笑意,他挑釁似的朝盜賊們勾了勾手指。

  「好啦,誰要先上?」那單只的空色眼睛細細瞇起,精靈劍士笑道,「先說好本大爺我和溫柔的教官可不一樣……不會放水喔。」


  「要打過來就給我抱著死的覺悟過來啊。」






  ────






  抬眼看了看牆上的鐘,只需再過一、兩分鐘就整點了。

  合起手中的文件、放下筆,黑髮青年默默將凌亂的桌面稍作整理,至少讓文件堆成山也疊得像樣些,接著他站起身來……那正好是紅髮女子將茶杯放到接待用的玻璃桌上的時候。


  「………………。」

  兩個冒著熱煙的茶杯靜靜躺在桌面。

  黑髮青年走到沙發旁,而紅髮女子同時也執起法杖站在他身後,一旁原本待在門旁護衛的藍髮青年同樣將手按在刀柄上,走到黑髮青年的身後另一側。


  窗口外是一片陰鬱的鐵灰色天空。
  黑髮青年僅僅是沉默地望著,然後在秒針劃過十二數字,整點的那個時候……



  「久候多時了。」

  終於像是確定了什麼,黑髮青年如此說道。



  窗口處不知何時站上了一個人影,那高大的身姿在地毯上畫出一道帶著彷彿惡魔之角的深深黑影。來人一把拉下斗篷,細細地瞇起紫紅色的隻眼,然後微笑起來:


  「別這麼說啊,我不是很準時的來赴約了麼?」
  「………………。」
  「呵,還真是盛大的歡迎陣容呢。」


  無聲地落下腳步,青年以手整了整自己的衣領,注意到黑髮青年身後的法師和劍士敵視的目光,也只是露出一個你奈我何的笑容。

  接著青年裝模作樣地朝黑髮青年微彎下腰,行了一個禮。




  「我的名字是夏曼,還請多指教呀………軍師大人。」
















NOISE

  即便回到不認識你的我。
  消逝在記憶中的雜訊也將會隱隱作響。























-----------------------------------------------------* END.14.11.23

貼的是初稿完成時間。
東修修西修修看了看總覺得自己一路從2012寫到2015文風變來變去XDD(你有固定過麼

然後他還沒完結,哎,真是連自己都想哭(幹
再次體認到自己不擅長寫長篇,但想想愛聖痕愛了四年多愛得還是深沉・゜・(PД`q。)・゜・


*標題和第一段和最後一句出自天野月子的【NOISE】w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499-fc2a419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