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Chapter.21 花之歌 聖痕幻想×團長賽凡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團長白欒×軍師賽凡提斯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Chapter.21






  然而在這無限寬闊的世界中。
  不知為何,就是你確確實實地──

  發現了我的存在。







  ────






  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自窗口遠遠望去,為了祭典而燃起的火焰在夜裡閃耀著光。

  終於恢復平靜的軍師職務室內,就在數分鐘前領主大人大打出手的位置,聖族教官與獨眼劍士正就著任務的事情進行回報,而坐於他們對面位置上頭黑衣的軍師一邊傾聽著,手也沒停的往羊皮紙上寫東西。

  妖族青年夏曼為了獲得與軍師單獨會面的機會,挾持了趁著祭典來到空桑領觀光遊玩的人族貴族。而之後決定同意會面的軍師則派了聖族的兩位將領前去確認真偽……畢竟事關種族之爭與身分之差,沒處理好很容易引發更大的麻煩。

  「關於那幾名被挾持的人族貴族,在解釋完事情原委後爽快地得到了諒解,對方表示不會因此破壞與我空桑領之間的友誼。」

  「哼哼,還不是人家大小姐一見到查爾斯的臉就幾乎要把持不住──好痛!」
  「伊迪倫,請閉嘴。」

  不著痕跡地以手肘拐了身旁的獨眼劍士一記,語畢聖族教官還一臉愧疚的補上一句:「很抱歉,軍師大人,回程路上太過緊急,來不及整理一份報告書給您──」

  「不,反倒是我該道歉,臨時塞給你們連真偽都不明的任務。」

  黑髮青年說著放下筆,他抬起頭看了仍規矩站於一旁的紅髮副官一眼,「路西斯,關於雷伊卡爾我可以解釋為『他僅是受到牽連,沒有謀反之心』嗎?不過就眼下狀況來看,或許也該給與些許懲戒。」

  另一個問題是與夏曼有所牽連的妖族青年雷伊卡爾,據他本人說言僅是『因為夏曼對他曾有過救命之恩』,而事實上雷伊卡爾也確實與領內發生的諸項事件沒有任何關係,加入傭兵團後僅是擔任了夏曼在此的眼線。

  而在夏曼被關押的現在,雷伊卡爾也已經再次表明了自己想待在這裡為空桑城領主與副官效命的意願,也心甘情願接受任何處罰。

  「……屬下認為他是可以信任的。」紅髮的副官依舊一臉波瀾不驚的道,「但若想要讓領民與其餘傭兵信服,適度的懲戒是必要的。」

  「那麼,雷伊卡爾的處置就交給你負責,至於他之後的配屬位置,我會再與主上商討。」
  「屬下明白。」

  黑髮青年聞言輕點頭,他盯著手中自己剛寫下的字跡,好不容易才有些舒緩的眉頭又緊緊皺了起來,「………還有夏曼,我會詢問主上的意思。至少到為期一周的祭典結束前都不許將此事公佈出去。」

  「哦,關押的戒備呢?」捧起桌上的茶杯,獨眼劍士問道。

  「我打算交給亞奇力和雷凱爾……至少這樣他們有了事情做,就不會三不五時去妨礙主上休養。」

  僅管是一段明顯參雜各種私心的句子軍師大人仍說得面不改色,而要是兩隻大貓此刻在場一定會同時大力反駁軍師的話,一個炸毛一個賣萌──


  想到那畫面就頭疼,擰擰眉心,黑髮青年拿起桌上的另一份資料書。

  「之前為了引出黑幕而特意而為的『漏洞』我已經編製了新的警備名單,會交由萊德的劍兵部隊去執行。」

  「晚點我幫您交給萊德吧。」

  聖族教官說著接過名單,又像是想起了什麼再次開口:「還有關於您之前與我商討的那件事情,有些事前該準備的文件與資料,這幾天我可以提交──」

  「不,那不趕時間的………」黑髮青年停頓了下,又繼續開口,「況且主上現在的身體狀況也不適合長途外出。」

  「喔喔,那件事啊?是說其實只要有查爾斯的名字,圖書館什麼的不論何時都可以來去自如,再不然我們也可以跑一趟幫指揮官直接把書都借回來……嗯?」

  「………………。」

  獨眼劍士跟著說道,來回看了看一臉還想說些什麼的軍師大人與微笑著的聖族教官,歪著頭想了想才突然恍然大悟:「什麼、是這麼回事啊?查爾斯,咱們也別辜負軍師大人的美意,到祭典結束前好好放鬆一番吧~」

  「放鬆也無妨,你可別忘記還有警備的任務。」

  同樣也參透軍師話中意思──危機事態解決,其實就只是想要他們稍作休息──的聖族教官補充道,他覺得自己這個不正經的同僚會歡樂泡在酒館泡到忘記正事的可能性非常之高。

  「說到警備,關於我們倆今天怠忽職守的部分,軍師大人可要向指揮官好好說明呀。」

  完美無視聖族教官的話語,獨眼劍士邊說著還裝模作樣的搖搖頭,「可真是好久沒接到這麼刺激的任務啦!與時間的賽跑──你都不知道你要出了什麼事情,知情默許的我們絕對會被發怒的指揮官活生生扒好幾層皮下來!」


  「………………。」

  ──知情默許。
  在場所有人幾乎都為這個四個字而陷入短暫沉默。

  不論情況為何、不論平時大家有多麼一致認同軍師大人的話語比起指揮官要更有份量……呃,總之他們合謀欺騙了空桑領的最高領導人這事是個事實,指揮官多得是理由和他們生氣。

  「…………應該是被做成人肉串燒的可能性大些。」
  「不,那並沒有比較好,路西斯。」

  紅髮副官說得一臉平淡認真,實在讓人看不出他是說真的還是在開玩笑,總而言之聖族教官同樣一臉正色接了話。

  而正好將泡好的一壺熱茶端上,重新添滿桌上幾個空茶杯的妖族法師將空盤子抱在胸前,像是想起了什麼:「……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指揮官大人這麼生氣的樣子。」

  「不會吧,你們不是認識很久了嗎?從沒見過?」
  「嘛,要說久也是……從指揮官大人創立傭兵團的時候吧?路西斯呢?」
  「約莫比起妳再早兩三年吧,只見過一次。」

  「哇喔,加上亞奇力那次,總共三次?我都不在場也太可惜……指揮官平常頂多也就是板起臉訓訓話的程度吧。」獨眼劍士以手指數了個三的手勢,又很快釋懷的補上一句:「哎,也是啦……我們指揮官就是個老好人啊,寬大溫和,對誰都信任,不然這傭兵團裡怎麼容得下這麼多怪咖──咳、我是說奇特人士。」

  「要是你有『你也是那其中一員』的自覺就太好了呢,伊迪倫。」

  聖族教官也捧起茶杯,微笑式的落井下石,他全然不顧在旁邊嚷嚷著『查爾斯太過分啦!我也是會受傷的!』之類吵死人的獨眼劍士,重新將視線面對話到中途就開始沉默的黑衣軍師:

  「那麼,我想擔憂的軍師大人是否也該去見一下指揮官大人了呢?」


  話題突然跳到自己身上,黑髮青年手一頓,羽毛筆就這麼滾到桌上。

  從指揮官大人被抓去治療開始,儘管軍師大人再怎麼演出一副冷靜全然無事的模樣,終究是有機可尋,而又怎麼能夠欺騙得了這幾年來一直守望著他們主從的夥伴們呢。

  聖族教官只是微笑著:「剩下的事情請交予我們處理吧。」

  「本大爺也可以再加油一下喔,忙碌完之後的酒可是格外美味呢。」

  獨眼劍士拎起桌上的羽毛筆,笑得一臉燦爛。

  「在那之前,還請去找軍醫治療一下您臉上的傷。」紅髮女子則湊近軍師,拿過手帕輕壓過黑髮青年右頰上的橫向傷口,擦去些許血漬,「您呀,明明有著這麼帥氣的一張臉呢,留了疤痕多可惜。」


  「指揮官不也帶著傷疤──」「指揮官大人那樣就好了,一樣帥!」

  心知紅髮女子的心意,獨眼劍士開口調侃,但馬上被堅決的堵了回來,他聳聳肩哎呀哎呀地笑得詭異,逼得紅髮女子舉起法杖逼近,而已經開始分類桌上文件的聖族教官嘆了一口氣,開始慣例性的勸阻,至於有沒有效就不關他的事了。

  黑髮青年用手按著頰上的手帕,縱然有些擔憂這裡的狀況,卻仍不敵想要去見白髮青年的念頭,他走到門前,而身後的紅髮副官在這時開了口,用了只有他能聽見的音量:


  「───西塔旁那片城牆上。」

  他回過頭去,紅髮副官只是微微一笑:「指揮官應該在那裡。」






  ────






  比天上星晨要更加閃耀迷人的燈光於腳下一路延伸。

  白髮青年站在城牆處往下看去,微微能聽見的歡快樂聲讓他輕勾起唇角,然而寒冷的夜風調皮吹得披在肩上的衣腳澎地翻飛,他伸過手去按住避免衣物滑落,結果扯到傷口又痛得裂起嘴。

  他輕輕嘆息,側靠著圍牆,以盡量不讓傷口出力的站姿站著。

  方才好不容易讓兩隻大貓咪結束了碎唸,重新包紮完傷口的他與相識已久的老軍醫合演了一齣騙人戲碼,軍醫喊著靜養幫忙他把大貓們請出房間,回過頭給他一個別太超過的縱容眼神,等門一關上他就躺著在心中默數到百,確定門外沒有動靜開了窗就偷偷溜了出來。

  ──對不起了,小獅子、雷凱爾。
  白髮青年在心中想著,但又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需要靜一靜,誰都不見。


  『那些失去的已經不可能再挽回了。』
  『不論你如何詛咒自己、再殺多少個人類,都回不來了。』


  是的,無法挽回,再也無法從頭來過。
  你明明知道的。

  看著夏曼,就像看著過去的自己……那也是他說給自己聽的。
  白髮青年捏緊了自己的拳頭。


  『我決定要選擇背負一切活下去,這是我的贖罪方式。』

  但終究是站在這個位置了,終究是把那些重要的東西又重新負在肩上了。
  會走下去的,不論前方有什麼,不論那所謂的盡頭能否給他一個答案。

  但那也是、因為、有你在我身旁啊──




  「──主上。」

  聽見那熟悉的聲音,以及正停在自己身後的腳步聲──哎呀,說人人到,他是真的想笑的,但鼻頭竟就這麼開始發酸,又沒有自信能笑得完美……結果他依舊沒有回頭。

  「竟然真的在這裡……軍醫又幫你說謊了?」

  似乎也不在乎他的沉默,黑髮青年只是又向前走了一兩步,就這麼維持著幾公分的距離站在他的身後。

  「賽凡提斯……」
  「嗯?」

  白髮青年輕喚,而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才繼續開口:「你知道了我的過去,一件好事也沒有,或許今後像這樣的事還會發生無數次;而關於夏曼,最後我也一定會放他走……哪,在結束之後的現在,我想問你,是不是後悔──」

  「我不喜歡『後悔』。」

  黑髮青年打斷對話,走到對方身旁,這回終於伸過手來將手掌覆上白髮青年的雙頰,強迫對方望著他,「換個說法,我比較喜歡用『承受』這個詞,因為自己做的事情,本來就要自己去負責。」

  「承受……但你根本沒有必要因為我而──」
  「還有,主上,你說錯了一件事情。」

  那雙艷紅的眼眸一點偏差也無的直視著他,一字又一句:「與你相遇、成為你的軍師,那都是我的選擇……而我從未後悔過。」

  「即使、即使我會像現在這樣,總是不停的迷惘、甚至犯錯……做不成你所希望的完美的領導者?」

  啊啊,你那樣說的話──
  白髮青年努力的不想眨眼睛,只因為那樣眼眶中打轉的淚水便會滑落。


  「身為臣下,我從來就不在意你是否完美,因為我會彌補主上所有瑕疵。」

  那雙帶著手套的手輕撫過對方的臉頰與眼角,狀似安撫,黑髮青年說著視線下滑,見到那身繃帶時就皺起了眉頭,現在的白髮青年能讀懂,那是心疼的意思。

  「……只是主上應該要更重視自己的安危,你要考慮到我看你受傷的感受。」
  「這點,你也是一樣哦。我也……很心疼的。」

  白髮青年同樣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輕碰過黑髮青年頰上已經包紮好的傷口,對方聞言似乎有些愧疚的垂眸。

  他輕輕地笑了,在幾秒的凝視之後,他俯過身,將黑髮青年摟入懷中。



  很害怕。很害怕啊。其實。

  儘管如何把話說得冠冕堂皇,那些曾經也盤俱在自己心中的黑暗,光是回想起來就足夠讓他不寒而慄……這讓他明白他和夏曼或許是同一種人,他只是僥倖才沒有變成那樣。

  『去找吧,一個活下來的理由、贖罪的方法。』

  哪,父親。
  我已經努力過了,真的,所以──

  不想放開這雙溫暖的手。即使是一點點也好,我也想感受這份幸福、就算是我自私,我可以偷偷地希望是眼前的這個人來陪我走到那所謂的盡頭麼?我可以……相信他所給的承諾,將他一輩子留在身旁麼?

  在軍師的肩窩處閉起眼睛,白髮青年暗想。


  「從我心甘情願地向你下跪發誓忠誠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決定要永遠與你走在相同的道路──我說過的,記得嗎?我的……主上。」


  彷彿猜透了此刻他心中所想的一切,黑髮青年輕聲於他耳畔低語,那是他用盡了全力、為了他而努力說出口的許諾。

  「你太狡滑了………」

  查覺到這點的白髮青年笑著也哭著,一邊抱怨只是將對方抱得更緊。



  「賽凡提斯………請待在我身邊,看緊我,別讓我走入錯誤的道路。」
  「嗯。」
  「別再受傷了,你知道我有可能為此而發狂……因為你很重要、很重要……」
  「…………嗯。」

  這次過長的回答間格讓白髮青年抬起頭,他孩子似的嘟起嘴:「啊,賽凡提斯你剛剛的回答遲疑了對吧!」

  「有些時候是不可抗力──主上,你剛才也沒有正面回答我。」
  「唔……我這也是不可抗力……」

  話到一半,自身後的空中突然傳來爆炸般的聲響,隨後是五顏六色的光芒如同碎片般在夜空中散開,拼湊成一朵朵美麗的花的模樣。

  是祭典的煙火。
  默契一般地停止了對話,他們一同將目光放到夜空上。






  「………………。」

  煙花仍不停的在空中綻開,白髮青年將目光偷偷放於身旁的黑髮青年身上。


  ──你並不是一個人。我會和你一起。


  「………你說的,我不會再放開了哦。」
  「主上?你剛才說了──」

  面對疑問白髮青年握過對方的手,笑得燦爛。

  沒什麼,他說。
  而黑髮青年只是覆過他的手,而後被他緊緊握住。
















之歌

  是的,我想要成為那朵花。
  成為無論何時,都能一直依偎在你身旁而綻放的那朵花兒。























-----------------------------------------------------* END.15.08.06

終於!這樣我家團軍的故事也終算是告一個段落了感謝收看 (●ˊ∀ˋ)ノ!!
很想這麼說但初章還有好幾章啊XDD好吧至少我也在聖1正式結束前寫到了一個段落(幹

這章的標題挑了「花之歌」是為了與12年寫的軍師生日賀文「就算到了明天,你變成花。」相呼應哼哼那時還以為很快就會寫到這兒(得意ㄆ),正好這裡的時間點是十月底,接下來到11月11日之前團長應該會開始秘密找人訂製生日禮物(戒指)了吧www

雖然今天看了告別禮物夢四夜,阿官讓團長送的禮物是紅寶石項鍊而且還差點要了軍師的命(哭),就當作是再來年的禮物吧,哪天等我寫到紅眼睛那個萌萌語錄的時候會用上的・゜・(PД`q。)・゜・


本次軍師語錄:
「我不喜歡「後悔」,換個說法,我比較喜歡用「承受」這個詞,因為自己做的事情,本來就要自己去負責。」

「身為臣下,我不在意你是否完美,因為我會彌補主上所有瑕疵………只是主上應該要更重視自己的安危,你要考慮到我看你受傷的感受。」


*標題和第一段和最後一句出自ユリか/花たん的【花之歌】w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508-5766985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