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Episode.14 糟糕的夏日祭 聖痕幻想2×哥哥軍師










# 聖痕幻想2同人 / 剣戟のソティラス
# 【日常三十題】17.
# 雷爾夫.佩菈特×軍師路西菲爾
# 腐向有捏他有捏造有。

# 炎夏哥哥取得紀念賀文☆
# 基本上就是好感劇情任務的延伸☆












Episode.14






  時序進入夏季,而在日漸炎熱的空氣裡,煌天帝國人皇的御用軍師今日也努力的與滿屋子有增無減的文件奮鬥中。

  「…………。」

  黑髮青年專注的瀏覽著手裡的報告書,一邊飛快的往壓在下方的羊皮紙上寫字,然後這個動作被結束,他將完成的報告往左邊一堆,很快的又拿起一份新的文件開始閱讀。

  很安靜的職務室午後。

  雖然依舊忙碌到不行,但也因為手頭工作正依著固定速度、很確實地在減少當中,這讓還沒吃午餐的黑髮青年此刻心情不算太壞,反而有種莫名的愉悅感──哎,看來蘭斯老愛說他是個超級工作狂不是沒道理的。

  讓羽毛筆重新沾上墨水,他想,難得的今天沒有逃避工作的主上過來蹭午茶、也沒有手頭無事的纏人大神官來妨礙工作進度……唔,大概是因為雷爾夫大人也在這裡的緣故吧?

  黑髮青年停下書寫的動作,又拿起下一份文件。

  近日因為妖族那邊又有些開始不安份起來,本應該待在佩菈特領的雷爾夫大人特別跑了一趟首都來商討此事──雖然他總覺得雷爾夫大人只是單純不放心還沒有適應人皇身分、正努力處理戰後事宜的迪克,找個藉口來探一探而已。

  「就算開口問了,雷爾夫大人一定也不會回答我吧……」

  真是不坦率的人,黑髮青年一邊在心中微笑,重新開始閱讀報告書,「嗯?斥侯報告……發現部分妖族有計劃性襲擊村莊……災區位置又在佩菈特領旁──」

  想到什麼似的黑髮青年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又伸手又翻了翻今日送來的待閱讀文件區,發現裡頭還有好幾份內容類似的報告書。

  不知道雷爾夫大人那裡收到了沒……哎,反正都是要討論的事情,就現在過去好了。

  想了想,黑髮青年急忙攬起文件,快步朝暫時分配給佩菈特領主的職務室走去。











  然而他撲了個空。

  暫時職務室裡不見領主蹤影,倒是莫名的增加了好幾名清掃中的女僕,一個個都正勤奮的擦拭著傢具和地面,就像上頭沾了什麼難纏到不行的污漬──黑髮青年喊住其中一個面識的女僕,得到「領主大人正在自己的寢室裡。」這樣的回應。

  雖然不太清楚狀況,總之他又離開行政大樓,走上好一段路、多爬了好幾層樓梯終於來到領主大人的寢室門前。

  深深吸了一口氣調整自己的呼吸,黑髮青年抬起手──而也不知道是平常走主上房間自由慣了還是這悶熱天氣讓他的思考有些短路,總而言之黑髮青年在未得到房內主人回應的狀況下,就直接轉開了門把:

  「打擾了!雷爾夫大人,這是今天幾份較緊急的文件,需要請您協助處、理……」

  然後他說到一半的話就這麼哽住了。

  房間的主人在,很好,但是為什麼──


  「………………。」
  「………………。」

  一室尷尬的沉默裡,黑髮青年因為訝異而睜大的雙眼終於對上正站在床前、上衣脫到一半,滿臉明顯寫著不悅而緊緊皺起眉頭的佩菈特領主的視線。

  那視線刺得他好痛。

  「對、對對不起雷爾夫大人!我我我實在是不夠謹慎!我現在就出去──」

  在褐髮青年開口之前,終於反應過來的黑髮青年青了一張臉,急急忙忙彎腰道歉,連因為驚嚇掉落在地的文件都來不及撿起,轉了身就想離開。


  「把門關上。」

  下一秒那個嚴厲的聲音阻止了黑髮青年的動作,他誠惶誠恐的回了個疑惑的單音字──應該說他那不堪負荷的腦袋現在只回得出這個:「咦?」

  「叫你要進來就快點進來,然後把門關上!」

  打從先前被莫名淋了一身水,額頭就持續跳著青筋的佩菈特領領主大人終於正式表示了他的憤怒之情,語氣更似危險地威脅:「……不要讓我說到第三次,狐狸!」

  「──是!」

  被褐髮青年這麼一喝斥,嚇得黑髮青年立刻碰的一聲關好身後的房門(其實比較接近甩上門),並且動作迅速地將門也上了鎖。

  於是室內重新回歸沉默,那端的褐髮青年又不說話了,逕自開始往衣櫃裡拿衣服──而站在門前走也不是、正大光明看也不是的黑髮青年最後只得先彎腰去撿拾紙張,趁機平復一下自己被嚇得不輕心臟。

  嚇、嚇到我了真的……

  的確沒有先得到房間主人同意就開門進來是我不對,但好難想像雷爾夫大人竟然會沒有把門鎖上……咦?咦咦咦?話說為什麼我就直接進來了!我到底在做什麼?!我為什麼要把自己也一起鎖在房裡!!!

  不論面對任何事情都能冷靜而沉穩的應對,因此而享有眾人盛譽的人皇御用軍師正絕望地在內心抱頭對天地大喊。


  唰──
  完全濡濕的布料在被主人脫下的時候發出哀嚎,而那聲音也讓黑髮青年完全繃緊了神經。

  「……雷、雷爾夫大人?」
  「……哼,先前蘭斯才把我臥室的門鎖弄壞,馬上就有不守規矩的小狐狸擅闖他人寢室。」

  於是領主大人先是不屑的哼了聲,讓黑髮青年覺得那聽起來簡直就像把他全身都嫌棄了一遍……嗯,雖然是我有錯在先沒錯……還是我應該苦中作樂一下、竟這麼輕易就逼得雷爾夫大人的貴族模範形象破滅哈哈哈……

  還有蘭斯、你怎麼會連雷爾夫大人寢室的門鎖都能弄壞──等等、所以現在門還是沒有上鎖的狀態嗎?

  在內心激烈吐槽的黑髮青年還是不敢抬起頭,只得盯著深紅的地毯看。


  「文件放我職務室就好了,為什麼你會找到我的臥室來?」
  「呃,是……因為這幾份是關於佩菈特領的特急件,因此想說最好快點找到您……」

  對話期間還能聽到衣物摩擦過皮膚的細微聲音,將目光悄悄提高,黑髮青年正好見到將最後一件濕衣服拿在手上,赤裸著上半身的褐髮青年……

  視線再次對上,黑髮青年尷尬的又收回目光,接著輕咳了聲:「哎、……那個雷爾夫大人是在更衣吧我還是早點離開……」

  雖然很好奇為什麼會全身濕透但還是不要問好了……
  黑髮青年想著又低下頭,同時也覺得自己臉上的溫度一直在升高。

  ……是說為什麼脫衣的人態度如此光明坦蕩反而是我在尷尬啊?是說、是說雷爾夫大人與我同為男性我到底在尷尬什麼?咳呃大概是因為雷爾夫大人的身材太好吧唔唔唔───


  「無所謂,在那裡等著,不許亂跑。」

  全然不顧黑髮青年心中的各種糾結,褐髮青年看起來是真的覺得很無所謂,但想了想幾分鐘前的事故以及壞掉的門鎖,他又補上一句:「……把門看好,不許其他人中途闖入。」

  「是……?呃、好的。」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黑髮青年覺得頭有些痛,開始覺得早先還認為今天是美好日子的自己,真的是太過天真也太過愚蠢。


  「小狐狸。」
  「是的?」
  「進人房間之前應先得到房間主人的回應,你連這點基本禮儀都沒有嗎?」

  隨後一發冷箭又被射了過來,正好刺在心上插得他動彈不得。

  「是我思慮不周,行動不夠謹慎……非常抱歉、雷爾夫大人。」

  黑髮青年沒有猶豫地就低頭認錯,不管那門鎖究竟有沒有壞掉,畢竟錯原本就在他。


  這回遲了幾秒褐髮青年才繼續回應:「罷了……這次就不和你計較了。」

  黑髮青年如臨大赦般地鬆了一口氣,結果就聽見領主大人那愈發低沉的聲音:

  「畢竟,要說最開始還是因為──我國最尊貴的人皇大人跟神殿最高掌權者大神官大人,夏天熱到受不了玩起了打水仗,不僅讓『別人的』職務室淹水……還順便把『無關的人』也一起整個打濕。


  「………………。」

  奇怪了感覺房間內溫度驟降是我的錯覺嗎?
  黑髮青年突然覺得有些冷。

  「你不覺得,還稍稍欠點管教嗎?『人皇御用的軍師大人』。」
  「您、您說的是……」

  各種諷刺簡直不言而喻。

  黑髮青年在內心開始為自家主上與大神官默哀,但在那之前、他自己要先好好活著走出這扇房門才行。



  「……還有,狐狸。」


  ──來了!
  ──啊啊啊啊蘭斯!!你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還有迪克、你為什麼不阻止這個笨蛋神官!!!???

  隨著接近的腳步聲,一片陰影落在黑髮青年身上,但他還是沒能抬頭,不如說還將眼睛越來越緊的閉上了。


  「………………。」

  等待審判的一秒、兩秒、三秒……

  明明閉著眼卻也能感覺到被注視的視線,就在黑髮青年深刻體會到什麼叫作『被蛇盯住的青蛙』的感受時,褐髮青年這才緩緩開了口:


  「你說說看,我脫下了衣服後是有長出了角還是翅膀,還是說身材差得讓你完全不敢看……嗯?」

  褐髮青年的聲音幾乎就近在耳旁,距離太近了,黑髮青年想大喊,但在那之前是對話內容讓他腦袋完全沒轉過來。

  「……………………诶?」

  什麼………?
  剛剛,雷爾夫大人說了什麼──


  再次受到驚嚇的黑髮青年終於顧不得尷尬,想確定自己沒聽錯話的他慌張地抬起頭,正好都能見到自己倒影在對方那雙橄欖綠色眼中目瞪口呆的模樣──不,這真的不驚訝不行啊。

  「雷、雷爾夫大人……您是說──」

  找回思緒,黑髮青年努力想開口詢問,然後接著視線一轉他就發現對方雖然已經將乾淨的衣服套上,但基本上扣子依舊全開,不論是那胸肌還是腹肌……呃總之能見度幾乎就和方才裸著沒什麼兩樣。

  「您您您、距離太近了!真的太近了!」

  黑髮青年說著拼死讓自己退後,然後背部就抵著門板了實在是動彈不得,眼前的人看起來又完全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無奈之下黑髮青年只好將手裡都快被他捏爛的文件舉高,拿來擋在自己面前。


  「………………。」

  一臉深不可測的沉默中,領主大人盯著幾乎要把自己縮成一團作出威嚇狀態的黑色狐球,輕輕的瞇起了眼,突然覺得幾分鐘前的心中那份不愉快就像沒有發生過般神清氣爽。

  「……我似乎,有些能理解你和藍帝爾的『惡質趣味』了。」

  還記得之前玩投擲硬幣時狐狸逼著他回答問題時那愉快的笑(雖然終究是建立在自己的縱容之下),大概就像他現在看到被他逼到角落的狐狸那般心情吧……哼,雖然不想承認,確實挺愉快的。

  「但你還沒回答我呢,小狐狸。」
  「呃……您究竟想要我回答什麼………」

  「非得要我把話講白嗎……」褐髮青年俯下身,湊上黑髮青年發紅的耳旁:「連這種程度都無法洞悉,做為一個軍師,你還遠遠不合格。」


  ──對不起啊雷爾夫大人!但小的我真的弄不懂!!!雖然弄不懂但我好像也不是很想詳細知道───!!!

  黑髮青年欲哭無淚地內心吶喊,幾乎是瞪著面前白紙上的黑字體,他一咬牙終於像是豁出去那般再度開口:「是相反……」

  「………相反?」

  皺起的紙張被捏了又捏,褐髮青年覺得對方手裡那份報告都快被毀屍滅跡了。

  「好吧!我說、其、其實是因為雷爾夫大人的身材好到連同為男性的我都忌妒讓我沒辦法直視──」『雷爾夫~~~剛才對不起啦!作為道歉我帶了很多刨冰來喔,去職務室找路西菲爾一起吃吧!』


  某個熟悉的大嗓門在門外喊著,打斷了黑髮青年的話語。



  「………………。」
  「………………嘖。」

  …………我現在是該慶幸他這次沒有直接開門進來嗎。

  如此想著,領主大人毫不掩飾地嘖了一聲,退開了身子。而聽出那其中帶著險惡和可惜雙重意味的黑髮青年感覺自己的心臟又狠狠驚悚了一把。

  「……不是要找我討論急件,走吧。」

  沒多久又聽見褐髮青年發話,他小心翼翼地拿開眼前的文件,見到對方已經俐落的整裝完成,正在撫平披風的些許皺痕。

  「呃……是呢,您再不出聲回應,我覺得蘭斯差不多要動手開門了。」
  「今天之內找個鎖匠來,我不介意多裝幾個鎖上去。」

  這話說得頗有怨恨意味,黑髮青年悄悄看了眼身旁領主大人的側臉,是自己熟悉的模樣這件事情讓他安了不少心……度過剛才的各種驚嚇,他現在真的覺得平常的雷爾夫大人簡直不能更好。

  「我明白了。」

  心情終於平復的黑髮青年認真回應,褐髮青年於是不動聲色地瞥了身旁的軍師一眼,似乎還想說點什麼──然而門外的大神官大人此刻還在不屈不饒的喊話,最後褐髮青年只是嘆了一口氣,動手開門。

  ……以及決定等等要好好對自家弟弟與自稱好友兩人進行嚴厲地說教,而他完全不介意讓說教變成訓練場上的實際教訓。














糟糕的日祭
夏日限定注意報☆


























-----------------------------------------------------* END.15.08.10

遲來的炎夏哥哥大人取得紀念賀文YA (●ˊ∀ˋ)ノ!!

基本上是個很歡樂的劇情所以這次文風也盡量走歡樂向,然後日常三十題裡剛好有個如此符合的題目簡直是不用白不用你說是吧(●ˊ∀ˋ)ノ

本來也想說可以來寫寫哥哥大人和女軍師,但光是哥哥大人那句「無所謂,在那裡等著,不許亂跑。」就覺得不可能,想想在莉迪雅線裡主上光是露個肩頭就被注重禮節男女有別的哥哥大人怒吼「先把衣服拉好!」的狀態,要是軍師是女的哥哥大人哪可能放軍師進門XDDD

好啦我承認我還是覺得哥哥×男軍師比較好吃(幹

還有劇情裡各種矛盾我也努力自己詮釋過了,譬如說明明人待在首都的大神官/軍師為何可以潑水潑到人在佩菈特領的哥哥大人又或者門鎖明明被蘭斯弄壞了軍師還是可以鎖門什麼的諸如此類──哎,反正劇情如此可口歡樂這點小問題我通通可以無視不要緊(●ˊ∀ˋ)ノ

最後,感謝阿官推出如此帥氣可口的哥哥大人☆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509-28c9d1e8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