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

Episode.17 靈魂互換的一天 聖痕幻想2×ALL軍師










# 聖痕幻想2同人 / 剣戟のソティラス
# 【日常三十題】05.
# ALL軍師(嗯?
# 捏他有捏造有。

# 2015萬聖節快樂☆
# 萬魔劇情、對話延伸有,平行世界有,不論出現什麼CP都不奇怪☆











Episode.17






◇蘭斯的場合(聖者×軍師♂)


  「………走掉了。」
  「嗯。」
  「路西菲爾,沒問題嗎?讓他們在這個狀態下出去……」
  「是晨隱大人和歐恩大人,相信他們應付得來的。」

  無言地送走了如同風暴的歐恩與晨隱,遠遠的還能聽見兩人一路吵嘴的聲音隨著腳步聲的遠離也越來越遠,面對正站在門旁的優雅男子的疑問,黑衣軍師只是──也只能──無奈聳了聳肩說道。

  「那我也──」
  「你不准出去。」

  在對方開口之前軍師迅速打斷,像是不夠似的還附贈一記凶狠目光給已經將手搭到門把上頭的男子:「除了可能會被溫蒂找到而大事不妙之外,你出去會毀壞梅菲斯的形象的。今天就安份點。」

  「好過份!這是什麼差別待遇!?我才不會用梅菲斯的外表做出奇怪的事情!相信我啊!」
  「你是真的不懂還是……這樣就已經很奇怪了。」

  軍師邊說著就走回自己的辦公位置,盡量逼自己別去看那頭正用著梅菲斯的優雅外觀進行嚴重哭訴指控的某聖者……別看也記住啊我,軍師努力說服著自己,提了筆就開始辦公,不這樣以後我該怎麼面對梅菲斯?

  「路-西-菲-爾──!!」
  「別那麼大聲,我聽得見──還是你想把溫蒂也引來?」
  「嗚………!!」

  被這麼一說之後紫髮青年就苦著一張臉乖乖坐到沙發上頭,見聲音沒了,軍師在更換文件的空檔間抬眼看了對方一眼,一邊盤算著該怎麼讓本來就不可能安份下來的聖者待在這裡──


  「……哪~路西菲爾,我能不能出去走走?」
  「蘭斯,才過了十分鐘而已。」
  「真的不行嗎?……哎唷別瞪我啦我不說話可以吧?」

……
…………

  「不要我出去,那至少我可以滾你職務室的沙發──」
  「………喔?你確定你要滾?」
  「等等等!不要舉拳頭!這可是梅菲斯的身體不要亂打喔!」

……
…………

  「哈啊……好無聊喔路西菲爾……至少陪我聊天嘛~」
  「這麼無聊的話,來幫我處理文件如何?」
  「嗚,你、你也知道我不擅長嘛哈哈哈……不要瞪我嘛……」

……
…………

  「路~西~菲~爾~~」

  面對這聲用著熟悉的語氣卻不熟悉的聲調的呼喊,已經被數次打斷工作的軍師終於像是受不了那樣啪一聲闔上了手邊的文書,咬牙切齒的道:「好,我知道了,算我怕了你──時間也正好,蘭斯,我們來吃午飯吧?」

  「诶?我正要告訴你現在是午餐時間了呢!」從沙發上站起身來的紫髮青年一臉閃亮,「那我馬上就去廚房──嗚呃對不起我會乖乖待在這裡……!

  收起拳頭的軍師嘆了一口氣,揉揉眉心,「………你坐好,我馬上吩咐人去準備。」


  見他這樣,紫髮青年的表情也轉為歉疚。

  「…………對、對不起嘛。我也不是故意想讓你困擾──」
  「不要一臉可憐兮兮的……我當然知道你不是故意。」

  黑髮青年看著用正跪坐在沙發上的紫髮青年,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過去摸摸對方的頭,權充安慰:「不過既然覺得抱歉,下午你一定會很乖很安份對吧?」

  「我會努力……哎喲這樣只讓你陪我吃一餐感覺好不划算!」

  紫髮青年抗議道,但想想自己又補上一句:「雖然這樣可以一直和路西菲爾在一起,機會難得欸!……唔,好吧,這樣待在這裡也不是那麼壞啦……」

  「說得像我平常都不陪你一樣啊。」
  「不是嗎?你都只陪著文件──也多注意一下寂寞的我嘛!」
  「是麼?那今天一天我會『好好注意』的。」
  「為什麼你這麼一說我覺得有點可怕……」

  順著被揪住的衣袖,黑髮青年在對方旁邊的位置上坐了下來,把剛才女僕送來的,特意按著對方喜好準備的雙層餐籃堆到紫髮青年的膝上。


  「雖然是這個樣子……蘭斯,萬聖節快樂?」
  「嗯,雖然是這個樣子──萬聖節快樂,路西菲爾!」

  優雅的紫髮青年笑著回應──雖然那過度燦爛的笑容下一秒又讓軍師默默別開了視線。






◇歐恩的場合(獸王×軍師♀)


  「………我不行了,真的。」

  那聲音聽起來充滿著疲乏與苦悶。

  聞言軍師抬起頭,視線越過文件堆,看向正面如死灰攤在沙發上的金髮精靈女子──『聖劍公爵晨隱』,連眉都不挑一下:「辛苦了,購物還愉快嗎?歐恩。」

  「被當成洋娃娃試穿了整條街上所有服飾店的衣服……妳哪隻眼睛覺得我看起來很愉快?」
  「哎,至少晨隱小姐很樂在其中呢。」
  「如果今天是妳和老太婆互換,我可能還開心一點──噢,不、等一下,那好像也不是很好。」

  不顧對方的碎念和越來越奇怪的內容,文件整理告了一個段落的白髮女子從位置上站起身,打算繞去茶櫃替疲累的獸族王子泡杯安神的熱茶。

  「……女孩子都是這樣嗎?光個頭髮就能弄上數小時,重點是我覺得看起來還沒什麼差。像妳這樣簡單俐落的綁個馬尾不也很好?」

  「晨隱小姐的頭髮是真的很漂亮呢,看得出來經過細心保養──歐恩,你拿我來比較是失禮了。」

  「失禮什麼?我倒是覺得妳的頭髮還比較好看!──對了還有那個化妝!一堆粉撲在臉上不覺得很不透氣嗎?!什麼白皙我看根本是蒼白!」

  「謝謝囉──化妝的話我也承認那確實是不怎麼透氣,特別是在夏日。」

  「是不是!妳都不知道那個老太婆挑衣服超級婆媽的,一件衣服穿了又脫脫了又穿都以為要買了最後竟然又放回去!」

  「晨隱小姐的眼光雖高,但絕對是可以信賴的──只是這次真的辛苦了你一些,歐恩。」

  一邊聽著對方絮絮叨叨地抱怨,時不時點頭附和,知道這樣也多少能撫平一些對方那早已如同尖刺般豎起的尾巴毛(如果他現在還有的話),白髮女子一面將茶葉拌入裝滿熱水的壺中,只是無奈的微笑。

  「唉………最痛苦的莫過於每個人都把我認作那個老太婆……唔,謝謝。」

  有著柔和香氣的茶杯被放在面前桌面,金髮女子僅管氣憤仍不忘道謝,卻仍是慵懶得讓酸痛的四肢都深陷在柔軟的枕頭裡不想移動半分。

  「沒辦法呀,歐恩。」軍師也在她身旁坐了下來,仔細端詳著精靈女子的臉色,「因為你現在的確怎麼看都是『晨隱小姐』,連我也覺得很不習慣。」

  「可惡,這全都是蘭斯的錯!嘶、好痛……這頭長髮也真的超麻煩的,為什麼老太婆可以忍受平常不把頭髮綁起來……」

  伸出手去幫忙對方梳開不小心卡到鈕扣的金色長髮,軍師以自己的膝頭輕碰了碰金髮女子坐相全無、正大方打開的大腿:「真是……有點規矩,歐恩。腳併攏坐好,你現在可是一名淑女。」

  「我、並、不、想、當。」

  見對方回地咬牙切齒,白髮女子也只得聳聳肩:「頭髮我幫你綁起來吧?還有覺得累的話,等等回房間去睡一會如何?」

  「……那房間太女孩子氣了讓我渾身不自在,好難待下去。」

  仍聽話乖乖坐好的金髮女子想了想又抱怨道,軍師則從抽屜裡拿出了備用的髮帶和梳子,按過對方的肩讓她背對自己,就開始梳理那頭如絹絲般滑順的頭髮。

  「好好好,那待在這兒?」
  「我可不想再被拖出去了……那老太婆如果來了,要幫我說話啊。」
  「遵命──」

  白髮女子輕聲回應,盯著那個還在賭氣,但明顯已經氣消不少的背影微微勾起了唇角。還真是可愛呢。她想,但這可不能說出來。

  隨著軍師輕梳攏過髮流的動作,金髮女子微歪了歪頭。

  「………………讓妳梳頭髮意外的感覺還不錯,瑟拉菲娜。」
  「不介意的話,在你變回去之前我都能代勞,歐恩。」
  「那就……交給妳了。」
  「嗯。(看起來好像想打瞌睡的貓。)


  就這樣,在佩菈特領地內圍繞著萬聖節展開的驚恐風暴中,軍師職務室裡的『晨隱公爵』和人皇軍師總算得以度過一段還算是悠閒和平的愉快午後時光。






◇迪克的場合(沉穩主君×軍師♂)


  在『爬窗事件』結束的當天下午,終於不必在軍師面前躲躲藏藏,也不需要努力扮演兄長言行的『佩菈特領主大人』終於能夠正大光明的待在軍師職務室裡──悠閒的托腮盯著軍師辦公。

  「………………。」
  「………………。」
  「………………。」
  「………………。」

  書寫的動作告了一個段落,軍師提起羽毛筆,「…………迪克。」

  「什麼事?路西菲爾。」
  「還什麼事,你一直盯著我看是有話想說嗎?這樣讓我很難集中精神。」

  聞言坐在沙發上的褐髮青年頓了一下,好似沒發現自己直到剛才為止的視線有多麼緊迫盯人,接著他思考似地微歪了歪頭,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我只是……覺得好幾天沒看到你了,很懷念而已。」

  「那還不是你自己要躲的……既然有時間懷念不如來幫我吧?」黑髮青年說著再一次別過頭,「……還有別用雷爾夫大人的外貌和聲音說懷念我什麼的──」

  ──有點、啊不是,是超級可怕。

  沒說完的話被軍師吞回肚裡,即使是知道兩人互換的現在,被『雷爾夫大人』死死盯著也不是件多愉快的事情,總讓他有種反射性就想道歉的錯覺。

  「唔,我不會輕易認輸的哦……現在我可是『雷爾夫哥哥』呢。」
  「既然是『雷爾夫大人』就更該幫助我了不是嗎?」

  軍師皮笑肉不笑地輕敲了敲桌面,視線方向則是這間職務室裡的第二張辦公桌:「看看這驚人的文件量,您不妨回到您的位置上批閱文件如何呢?『雷爾夫大人』。」

  「……要是是真的雷爾夫哥哥,你根本不可能用這種語氣說話吧?」
  「你說呢?說到語氣,我還沒誇獎一下你這幾天對我的凶狠態度──」
  「呃!停停停──我認輸……!」

  「認什麼輸,我可是要誇獎你欸?」一臉寫著『想和我鬥你還早呢小鬼。』的黑髮青年伸手拿起紙堆最上層的新文件,在眼前攤開了看下又皺起了眉頭:「……迪克,幫我拿一下你左邊書櫃上第一排右邊數來第三本綠色書背的典章。」

  「你明明只是想損我吧……我也很努力要模仿哥哥了說……」褐髮青年小聲嘟嚷著仍乖乖站起身走到書櫃前開始找書:「右邊數來第三本……綠色──」

  拿起書本之後,褐髮青年就像是突然想到什麼那般微微睜大了眼睛,轉過身大力邁開步伐走到辦公桌前。

  「謝謝,就是這本書──迪克?」
  「路西菲爾。」
  「你可以先放開書,又怎麼了呢?」

   終於接過對方手裡厚重如字典的書目,正想開始翻閱的軍師低下頭,然而下一秒手指卻被按過,什麼都來不及問,黑髮青年一抬頭就對上一雙認真的綠色眼睛,甚至還能見到自己在其中的倒影。

  「………迪克?」

  軍師低聲問,是突如其來的近距離──而且對方現在還是『那一位』的容貌,各種意義而言都是魄力倍增,被嚴肅盯著看的黑髮青年不自覺得想要向後退,然而對方卻沒給他這個機會,又俯下身更逼近了一些。

  「………我終於發現是哪裡不一樣了。」
  「什麼──」
  「我剛剛望著你,一直在想用哥哥的視角看去的你似乎有哪裡不太一樣。」

  褐髮青年說得十分認真,神情嚴肅而正經,此刻那皺著眉頭的表情反而比之前任何一個時候都更像『雷爾夫˙佩菈特』本人。

  「…………小。」
  「哈……?」
  「──路西菲爾,我發覺你變得好嬌小!對了你站起來一下嘛讓我確認……好痛!」
  「什麼嬌小?我和雷爾夫大人身高也沒差這麼多好不好!」
  「等、這可是哥哥的身體──你真的還要打?!」



  「………………。」

  站在門外,手裡捧著追加文件的『年輕人皇』聽著職務室裡頭傳出來的吵鬧聲(其中有一個還是自己的聲音),一邊重重的擰了擰眉心,然後開始思考等一下要怎麼樣好好『教育』自己的親弟弟。






◇雷爾夫+莉迪雅(預設)+軍師♂的場合


  「說過多少次了,身為一名淑女不要動不動就做出不合淑女舉止的行為!」

  捧著待辦文件的黑髮青年沉默的站在辦公桌的另一旁,看著他親愛的主上隨著領主大人又一句新的嚴厲話語肩膀一抖,金色的小腦袋垂得更低了。

  「而且狐狸的職務室在三樓,要是摔下去了妳要怎麼辦!妳有考慮過身邊的人的心情嗎!」

  雖然有點可憐,但那個爬窗的動作真的是把他也嚇到了──嗯,該唸的還是要唸,努力削除自身存在感的軍師在心中堅定自己的意志,而且怎麼說由身為兄長的雷爾夫大人來斥責,也遠比自己說來得有效果。

  「……對不起……讓雷爾夫哥哥擔心了……」

  金髮少女低聲說著,縮著雙肩一臉歉意的模樣看起來好不可憐。

  「我沒有。」見她這樣,褐髮青年輕嘆了一口氣,語氣也緩了下來:「……有反省就好,快去整理那堆文件。」

  少女無言的乖乖點頭應好,身旁的軍師也在這時候伸出援手,將手中的最急件放到少女面前,然後開始幫著把旁邊堆了好幾天的文件大致整理分類一下。

  「………………。」

  莉迪雅的模樣看起來好沮喪。
  手裡還抓著紙張的軍師瞄了眼金髮少女,接著以視線看向褐髮青年。


  『雷爾夫大人,您看是不是說得太過了?莉迪雅這幾天也很努力了呀。』
  『………………唔。』
  『……您可以、再補上一句什麼鼓勵之類的?』


  兩名男士就這麼隔著正低下頭的少女進行眼神交談──說來說去兩個人也就是一個寵主君一個寵妹妹,誰都不想看到金髮少女悲傷的模樣。

  沉默了一會兒,褐髮青年這才重新開口:

  「莉迪雅,不用那副沮喪的樣子,我今天會留在這裡陪──」



  『碰!』

  職務室的大門在這時被毫不客氣的甩開,已經恢復常態的白毛聖者精神滿滿的衝了進來,開口第一句就是最近從聖族到獸族都很火紅的那個八卦:「雷爾夫!莉迪雅!你們聽我說!歐恩和晨隱小姐好像要結婚了!!」

  「咦!?歐、歐恩他、跟麗芙拉薩……!?」

  很捧場的給了驚訝反應的金髮少女甚至嚇掉了手中的羽毛筆,繃繃跳跳跑進來的白毛聖者滿意地點點頭感嘆了一下這才是正常人該有的反應,哪像路西菲爾啊!那回應真是太冷淡了──

  「對啊!這真是大事件吧……」
  「………蘭斯。」
  「嗯?怎麼了雷爾夫?你的表情好像比平常陰沉──」
  「我們去外面聊聊。」

  肩膀突然被按住,白髮青年側過頭見到的是一臉黑的友人,即使如此還是天真可愛地沒有注意到大事不妙的聖者哈哈笑了幾聲,而已經預料到結果的軍師別開目光逕自開始處理文書。

  聖者就這麼被領主大人給拖出去了,門輕輕被關上。


  「………路西菲爾,哥哥看起來好生氣,蘭斯會沒事吧?」
  「是蘭斯,不會有事的。」應該。

  收好主君批閱好的公文,軍師安慰著自家小主上,又重新把下一份公文放到對方面前,而就在這個時候他注意到金髮少女凝視的目光:「──莉迪雅?」

  「……果然雷爾夫哥哥和路西菲爾都還是平常的樣子最好了。」

  語畢,少女望著自己的軍師,像是鬆了一口氣也像是滿意那樣,露出了笑容。
  黑髮青年聞言一愣,接著只是伸手去揉了揉少女的頭髮。


  在這溫馨和諧的氣氛之中,主從兩人都很有默契的假裝沒聽見門外傳來的某聖者的哀號。














互換的一天
萬聖節限定注意報☆






















-----------------------------------------------------* END.15.11.13

這題目太適合要我怎麼能不寫──(好了

看起來CP混亂但其實也可以通通當成組合而不是CP看待(???
最後一組是私心,莉迪雅好可愛喔,覺得男軍師+哥哥大人的寵小公主同盟很!!棒!!(什麼鬼

◇梅菲斯的場合(夜王×軍師♀)>>???
◇晨隱的場合(聖劍公爵&軍師♀)>>好閨蜜
本來還有兩個但我累了(幹




◇最後一篇裡因為太正經向而被截出來的附錄(幹

  「哇!頭髮要亂了啦路西菲爾、」
  「………這幾天辛苦了,莉迪雅。」
  「嗯……嘿嘿,你好久沒有像這樣摸我的頭了……」

  黑髮青年溫柔的凝視著自己的主君。

  十年了,那個跟在自己身後的愛哭女孩成了背負王冠的少女。
  還不要這麼快。

  還不要這麼快就改變啊,我的小公主。

  青年的笑容轉為苦澀,然而他也明白那不過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少女終將成為王,你又要怎麼才能阻止。

  ……沒辦法啊。


◇很短很短的哥哥軍師♂(仍在互換狀態)

「……狐狸,別一直盯著我看,去做好你的工作。」
「我、我的工作就是盯著『主上』辦公。」
「那我換個說法,你為什麼要躲著『雷爾夫哥哥』?」
「…………。(因為『雷爾夫大人』的笑容太有殺傷力了──你要我怎麼說得出口!)」
「………哼,狡猾的小狐狸。」


関連記事

Posted by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522-6b740b7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