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MENU

2015【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注意:以下充滿管理人的各種黑歷史/作品同人/CP請斟酌點閱。









01.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花語三十題22.勿忘我(永恆的記憶)/聖痕幻想2/哥哥大人×軍師♀(201512)

◇開頭

  探過仍在病中休養的人皇,卻沒在對方身邊看到理應待著的少女,替自己的弟弟拉好被子,心中早有猜測的佩菈特領主輕闔上房間的門離開宮殿就往溫室花園走去。

  褐髮青年和守在門口的侍衛打過面照,推開玻璃門就走了進去,穿越重重各色的嫩葉鮮花,終於在接近『那裡』的門前見到自己那仍年幼的義妹。然而視線繞了一圈,卻沒看到那個也應該一起在這裡的身影。

  「皇后殿下──」

  他喚,卻在對方轉過身來的那一瞬間就察覺到了有什麼不對,褐髮青年輕瞇起眼睛又細細的看了白髮少女幾眼,這才不太確定的開口:「………小狐狸?」

  「真是,雷爾夫大人也發現得太快了。」先是一愣,白髮少女說著笑了,有點無奈地,「虧我還想再裝一會兒呢。」


◇結尾

  褐髮青年毫不費力的接住少女因為失去意識而倒下的身軀摟過,他仍維持著擁抱的姿勢,緩緩低下了頭。

  「小狐狸,妳可真任性啊,說走就走,還要我不能忘記。」
  「………最後一句話也不說完,是要讓我自己猜麼。」

  他說。
  然而這次再沒有任何人回話。


  「我就算……想忘也忘不了啊。」
  「妳這狡猾的狐狸………………………瑟拉菲娜。」


◇最喜歡的部分

  感覺到自己腰上的手臂微微收緊,思量著自己是否又提了太過頭的要求,少女閉起眼睛不再作聲,下一秒卻聽見對方的聲音:

  「這也是妳的任性麼。」

  褐髮青年低聲說著,聞言白髮少女訝異的睜大了眼,她急忙抬起頭,想確認對方現在的表情。

  「那麼,我也有一個任性。」

  褐髮青年垂眸凝視她,聲音裡或許是她錯覺似的以為的溫柔與寵溺,哪怕只有一點、一點也好……逐漸模糊的視線裡,卻看見了對方唇角微微牽起的笑意。

  「要我別忘記,用的卻是這張臉嗎………笑一個吧,瑟拉菲娜。」

  少女眨了眨眼,逼自己停止眼淚的掉落,試了幾次終於露出一個笑容,眼淚卻因此掉得更兇了。

  青年只是凝視著,他望著這張與對方仍有不同的容貌,卻想著對方哭起來或許也應是這樣一個表情,也應該是像這樣……溫柔又傻氣地對他笑,只給他一個人看到的表情。



最近的文只有動工中的花語三十題,很努力想寫出哥哥大人溫柔的感覺。
因為是短篇,根本幾乎是要把整篇貼上(幹




02.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碎片11/刀劍亂舞/山姥切國廣×審神者♂(201506)

◇開頭

  那隻詭異的狐狸不知在何時之間消失了蹤影。

  離開祭祀舞台,穿越鮮紅的鳥居,踏上由石子鋪成的小道,只需幾分鐘的路程盡頭是在月光下落著大片陰影的傳統式大宅邸。

  「今天開始,你就和我一起住在這裡了。」

  望著地面小心翼翼踏出步伐,仍在努力適應人類軀體的山姥切國廣聞言抬起頭,正好與走在自己前面幾步位置的新主人四目相交,只見到那雙彷彿帶著微笑的眼睛連在黑夜裡都閃耀著亮光。


◇結尾

  是的,那一定是咒言吧。
  他想。

  不然差點就要不顧一切回應許諾的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跟上邊開心細語著晚餐菜色的黑髮青年,比起先前這次則與對方並肩而行,而連自己也不明所以地,這剛獲得的人之軀體──名為心臟的器官一帶莫名地鼓動和疼痛。

  手指掠過手掌,兩人不再相連的,自己的掌心裡只剩下微弱的溫暖。


  啊啊……都怪這個人用這麼溫柔的聲音喚了自己的緣故。
  最後,山姥切國廣只是如此埋怨道,握緊了拳頭。


◇最喜歡的部分
同結局。



半年前大概是六月份吧,隨便開剛好點到這篇,這時間點還在刀劍坑。
因為是短篇(RY




03.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花語三十題15.罌粟(我不會拒絕)/聖痕幻想2/沉穩主君×軍師♂(201412)

◇開頭

  糟糕,開始下雨了。

  一邊在心中嘀咕著,黑髮青年馬鞭一下加速了趕路的速度,周遭的慘淡風景頓時和著越來越大的雨點在視野中模糊成灰黑色一片。

  不耐煩的抹去臉上雨水,他到底在心急什麼呢。明明傳來的是前線吉報,討伐也循著他親自立下的計謀成功,沒什麼傷亡,當然,人皇也毫髮無傷……那他到底在心急什麼?明明站在最前線的他的皇,也早已不是需要他隨時候在身邊的那個青澀少年了。


◇結尾

  金髮青年愣了一下,最後勾起了唇角,微笑起來。

  「好。」金髮青年笑著回應,牽過他的手,「……不要忘記你說過的,路西菲爾。」

  那張笑臉讓黑髮青年也愣了一格,這才發現自己又把自己賣了一回,最後他垂眸,無奈的揚唇微笑。

  「我對你哪次說話不算話了……」
  「是沒有,我也不准。」

  看看,當年那個任性的小孩子性格又出來了……但說來說去他也就是沒辦法拒絕對方。

  黑髮青年握過對方的手,無奈地想。


◇最喜歡的部分

  腳步終於停了下來,先是一地被雨水沖散的豔紅映入眼簾,他於是沉默著將目光望去。

  只看見那人同樣站在滿地血紅裡,神情漠然,連劍身和袖口都染著血。

  不是第一次看,卻很陌生的感覺。
  他想。

  從一年前繼承了人皇之位,隨著金髮青年日漸成長,愈發像個王者的模樣,他的笑容就越來越少,也越來越無法猜透。曾經那個天真仁慈的小少爺,已經變得能夠面無表情地說出殘酷的話語、下達命令、揮刀殺敵……


  ──要扼殺自己的內心其實比你想得更簡單,只要學會冷漠就行了。

  他曾對蘭斯如此說過的。
  年輕的人皇終究學會了將一切情緒都隱藏在冷漠的表情之下。



感覺只要是問這三、四年內的話大概有一半機率以上都是聖痕文XD
這篇大概是第一次認真寫沉穩主君,終究捨不得虐。




04.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泡沫/聖痕幻想/團長♂×軍師賽凡提斯(201211)

◇開頭

  是如同流星一般的顏色,燦爛如火花,彷彿劃開了夜空。
  那隻筆直地射中了魔獸頭部的銳箭,在瞬間寂靜的空氣裡發出一聲沉悶的微弱聲響。

  ──就在白髮青年將長刀狠狠刺入那皮毛糾結的胸口下、跳動的心臟之上時。

  直到魔獸巨大的身軀在眼前倒下,白髮青年這才注意到那隻同樣漸漸染上鮮紅的箭羽,他單手仍握著刀──甚至連把刀拔出來的力氣也無───而後又放開手,在一地斑駁的血痕中跪了下來,吃力的回過頭想知道是誰出手幫了他們。

  逐漸模糊的視線裡,卻只能看到他親愛的軍師身上那熟悉的、沉穩的黑色,身後披風在半空飄動的模樣,簡直像是一對美麗的羽翼……

  是黑髮青年滿臉著急的朝他伸出手。
  各種思緒在腦海中翻騰而過,他只覺得想哭,卻仍朝對方微微一笑。


◇結尾

  「我和你約定,不論發生什麼,我絕對不會死。」

  他將下巴抵在對方的肩頭,語氣輕柔而堅定的說。

  傷口在意料之內的裂開,很痛,卻也痛不過這種失而復得的複雜感受。懷裡的黑髮青年沒有掙扎,也沒有說話,只是有些猶豫的伸出手來覆過他的背部。

  白髮青年閉起眼睛。
  啊啊,緊抱在懷中的,對自己來說是何等重要的存在──

  終於,懂了。


◇最喜歡的部分

  白髮青年眨了眨眼,其實早在還能醒過來的那一刻,已經有著看是要被軍師痛罵還是被萬字甚至是被揍的心理準備,一切都不會有任何怨言。可是,眼前的這個人,卻只是抓過他的手握在自己掌裡,用著一定連他自己也沒發現的、像是隨時都要哭出來的目光注視著,一語不發。

  內心大喊糟糕的白髮青年使力撐起上半身,正想更靠近對方一些時──

  「………請和我,約定。」

  黑髮青年低聲說著,下一秒卻有些激動起來,他向前傾身,雙手揪住了白髮青年的衣領,「和我約定……不論如何,不管發生什麼……主上,你都不准死!」

  已經,分不清楚了。這究竟是我個人的願望,還是作為軍師的願望。
  儘管如此──

  「你明白嗎?主上。從我心甘情願地向你下跪發誓忠誠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決定要永遠與你走在相同的道路!所以、你不能…只有你絕對不能………」

  兩人極近的距離內,白髮青年只是征征的望著自己的倒影落在那雙艷紅的美麗眼睛之中。



依舊是聖痕,還記得當時這篇因為阿官出了軍師新語錄而大暴走。
還有這裡也是我家團長/軍師終於察覺自己心中情感的部份,自己很喜歡。




05.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在暴風雨中微笑的你/幻水TK/ロベ主(201111)

鐵灰色的天空和看不見盡頭的洶湧海平面連接在一起。
他又往前走了一步。

シグ整個人泡在還不至於淹死人位置的冰冷海水裡,片片浪花沒有間斷的拍打過他的雙手和腰部,有好幾次都幾乎要將他給撂倒。但他不為所動,只是好像出了神一樣地望著遠方天空層層堆疊的黑色烏雲,不時有奔馳的雷電如火光般照亮了海面,差點要刺傷眼睛。


◇情書/聖痕幻想/團長♂×軍師賽凡提斯(201402)

兩人並肩而坐,暫時的沒有言語,屬於黃昏時分的溫暖顏色自窗口傾洩一地,如果注視著自茶杯中徐徐上升的熱煙、兩人握著杯緣的手,也全都被染上一層橘紅色的光芒……是一種沉默卻舒適的氛圍。



寫景?诶我有寫過景嗎?(喂
翻了下幾乎都是像上面那種著重人物部份的草草描寫……就這麼放過我吧OTZ




06.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跳過。




07.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僕は月、君は太陽/幻水TK/ロベ主(201112)

  “……你不是想知道嗎,我的真心。”
  “什麼、………”

  褐髮少年低聲如此說著,微微低下頭去,在銀髮少年的手背上深深印下慎重又溫柔的誓約之吻:“閣下,我早已臣服於您。”


  從你對我微笑的那一刻開始,我已被你所俘虜。
  我是你的,所以別想從我身邊逃開。

  ロベルト終於放開了那只手,帶著有些惡戲的表情抬起頭來,不負期望地見到可愛的戀人在一室譁然中紅了臉,接著像回過神來一樣單手捂著燒紅的臉別過頭去。

  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2011年是萌幻水的一年,不知道算不算最甜/歡樂,但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一篇(現在看還是很喜歡XD)。




08.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在暴風雨中微笑的你/幻水TK/ロベ主(201111)

  已經再也不能裝傻似的微笑,對現實的所有不甘示弱,不需要溫柔的謊言,其實沒有恨也沒有無奈,我也並沒有被說服或打算投降臣服。只是,現在,突然地感到悲傷罷了,就只是這樣而已;想到有一個到死都再也回不去的地方和另一個追也追不到只剩下開著淚水所養育的花朵的地方,想到那些牽著自己的手卻又在誤解中放開手的摯愛、那些付出過後被捨棄被踐踏的真心……也曾想到過,如果在最後的最後,只剩孤單一人的自己,被世界殘忍的靜默所吞噬。


  我的那唯一的、一個願望,是───

  縱然是在這樣毫無道理可言、殘酷至極的世界裡,不論多少次都還是要為了你傾心;就算是無法預知的未來,也想要和你相依相隨的,活下去。

  你已經把整個心給了我,我只能笑著將所有的人生都傾付於你。


◇冰冷樂園/APH/獨普(201409)

  由過去到現在,他想著,已經很多次了,當他以為自己幾乎就要承受不住那種瓦解的疼痛、孤獨的消散、所有扼奪他的一切一切……那個金髮的可愛孩子、他親愛的West就在這樣的時刻裡握住了他的手,哭著喚他的名字。那個時候他就想,不能再讓他哭了,如果說我的存在能使你展露笑顏……

  我在這裡。

  他低喃著,在德意志建國的時候、在每一場悽慘的戰役之後、在國土崩解的時候、在名字被剝奪的時候、在被迫分隔兩地的時候……在,從每一個死亡的迷夢裡清醒的時候,在路德維希握住自己的手,悲傷哭泣的時候。我在這裡啊,他總是這麼低語著。

  我就在這裡,哪兒都不去。
  他說,最後的最後,他還只能拗執地許下一個古老而真切的誓言。


  ──嘿,我不會死的。

  只要你對我說:別死,哥哥。那麼我就絕對不會死。
  沒錯,只為你──為你一人



同樣不知道算不算是最痛,但自己在寫的當下心情確實是非常悲傷。
請容我貼上兩篇感受年差(喂




09.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牢籠/聖痕幻想/團長♂×軍師賽凡提斯(201211)

  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

  雖然這樣更有利於躲藏,但要比夜視力和嗅覺又怎麼比得過那頭魔獸,最糟糕的情況是其他魔物也被吸引過來,還有賽凡提斯那不知何時會發作的悲劇體質……再拖下去很不妙!

  「……可惡!」

  一咬牙,白髮青年回過身瞥了一眼在自己右方不遠處已經略顯疲憊的黑髮青年,跟著撿了腳旁的石頭往魔物丟去,然後在對方轉過頭來時隨即低下腰朝魔獸的左側邊繞,看對了位置就衝出去──

  白刃一閃,刺入了魔獸已經受了傷的左膝處,魔獸吃痛的發出震天怒吼,白髮青年趕緊抽出刀後退,腥熱的鮮血濺了一地也染上他的身,但已經沒時間去在意。

  執刀重新擺好架式,這回他沒有躲藏。

  白髮青年舉起刀,打算趁機會再補上一擊,然而魔獸那雙在黑暗中彷彿亮著光的黃色大眼珠只是帶著挑釁的看了他一眼,他莫名地心下一凜,跟著魔獸再度高吼著舉高了利爪,卻不是朝白髮青年所在的位置發動攻擊───



挖了很久XD
我是打鬥動作戲描寫白癡,謝謝謝謝(幹




10.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旅人城堡/PM/茂智(201001)

  牽著手,並肩行走,白色的海浪會溫柔的吞噬所有聲音,面前長而蜿蜒的海岸就像沒有盡頭,可心知肚明,到了時間就該折返,兩個人都沒有再開口,彷彿說什麼都是無用,但掌心裡的溫度很真實,有幾度讓人想要落淚,啊啊,我怎麼可能會不懂得你的悲傷。

  我知道哦。

  就算是牽起了你的手,想裝得若無其事卻痛心得很。
  像個孩子那樣撒嬌,你會笑我麼。

  “……如果真的沒有盡頭。就這樣牽著你手,只有我們兩個人,一直一直走下去。”

  小茂頓了下,看著他的綠色眼睛輕眨,滿是無奈的笑了。



當初寫旅人城堡其實還有一個版本,但更蘇而且沒寫完(RY
&看了其他文手貼上的片段,越來越搞不懂芭樂/肥皂是什麼意思了……




11.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然而2010年已是極限,更早之前的連我自己都不敢看(幹
還有察覺自己真的很少寫R,好難啊。



関連記事

Leave a reply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blackelf.blog91.fc2.com/tb.php/524-eb0fc31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