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page

by
  • Comment:0
  • Trackback:0






-01-


  --太過分了。

  眼前是保護園區的草原區,然而原本該是綠意盎然的草地有好處都被不自然的破壞,地上處處可見泥濘與清晰的輪胎痕跡。

  而更讓人無法忍受的是,該自由奔馳在草原上的小火馬們受著傷,正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的身姿。

  「…………。」

  看著眼前的場景,褐髮少年能感覺到有股怒氣從心底靜靜燒了上來,他彷彿要忍耐什麼似用力地握了握拳頭,深吸了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コリン……」

  而他懷裡的小貓怪發出微弱的驚呼,搭在手臂上的前掌嚇得爪子都出來了,看來對尚年幼的她來說這個畫面太過悲慘。少年有點後悔沒讓她回PM球裡就來了,但想想小貓怪不喜歡在球內,光要哄她進去就要費一番心力吧。

  「鈴懸--」
  「コリン!コリン!」

  他開口喚,但話都還沒說就被打斷,小貓怪輕掙脫他的雙手躍到地面,一臉堅決地仰起頭來看他。

  「………好吧,我知道了。」
  「ケロ。」

  見狀呱呱泡蛙也從他的肩頭躍了下來,看來是自願擔任小貓怪的保護者了。少年蹲下身子將背包裡的傷藥拿出,這是方才來之前保育員交給他的,雖然數量不多但情況刻不容緩。

  接著他喚出自己的夥伴們,除了在陸地上行走較不方便的初霜暫不喚出外,五個夥伴很快地都理解了狀況,一起抬起頭來看著他。

  「茗荷,麻煩妳回去通知九世先生他們,受傷的小火馬數量太多……只靠我們不夠。」

  鴨寶寶點頭表示明白,拍拍翅膀後便朝他們過來的方向迅速飛去。

  「細雪、鈴懸、青鳴,我們拿著這些傷藥幫小火馬們療傷吧。」

  將藥一一分出,最後少年伸出手指摸了摸等待著指示的花蓓蓓的頭,「露草,能麻煩妳沿著這些胎痕去找找嗎?我想這應該是盜獵者們留下的--」

  「フラ!」
  「等等,聽我說完……聽好了,露草,就算發現什麼也絕對不要擅自行動。」
  「ベベ……」

  「我沒有生氣,我只是……擔心妳。」

  見花蓓蓓有點失落少年趕忙道,過於不習慣的話語讓他梗了下,他試圖露出笑容想讓對方安心,無奈心情上不允許,就算想勾起唇角也只是讓臉部表情更顯得僵硬。

  「可以答應我嗎?」
  「ベベ!」
  「那麼就拜託妳了,我們結束後也會追上去的。」

  聞言花蓓蓓大力的點了點頭,在少年身旁轉了一圈後離去,那小小的藍色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我們也行動吧。」
  『…………。』

  語畢,三隻寶可夢卻沒有動作,只是一起盯著他看,這讓少年覺得有點莫名。

  「怎麼了?」

  「コリン!」小貓怪率先不滿地甩甩尾巴。
  「…………。」呱呱泡蛙只是沉默。
  「ジグ……」蛇紋熊無辜地眨了眨眼。


  「…………啊。」歪歪頭好像想明白了什麼,少年在站起身時輪流摸了摸夥伴們的小腦袋,然後才拿著藥朝受傷的小火馬們走去。



  『你們當然也很重要。』
  那是隱藏在少年的害羞之下,毫無疑問的真心。





-02-


  一人三寶可夢分散行動,四處查看受傷的小火馬。
  而除了使用傷藥外,少年也用繃帶等道具輔助包紮。

  「忍耐一下。」

  上過藥,手指俐落的在裹好的繃帶上打上整齊的平結,少年呼了一口氣,雖然早知道父親的教導從來不是白費,但這還是第一次正式派上用場。

  「ポニ……」

  眼前小火馬正睜著晶亮的黑色眼睛望著他,似乎還帶著害怕,這讓他覺得很難受。

  比起見到鮮血,更怕的是見到有誰受傷的樣子。
  會覺得傷口看起來很痛,彷彿就連自己也隨之感受到疼痛的心情。
  而就算再怎麼小心翼翼,終究是會再次弄痛對方。

  『希昂真是個溫柔的孩子。』

  每當想起這樣痛苦的心情,父親的聲音也會隨之在腦海中響起。



  「對不起,很痛吧。」

  猶豫了一會,少年說著,伸出手輕梳了梳小火馬的鬃毛,「……對不起。」

  小火馬沒有閃開他的手指,只是用自己的臉頰去回蹭了蹭少年的手指,接著彷彿下定決心一般緩緩站起身子。

  「等等,你還帶著傷──」
  「ポニ!」

  不顧阻止地踏了踏地面,終於站穩了腳步,小火馬以頭指向剛才花蓓蓓離開的方向,又輕咬了咬少年的衣袖。

  「……跟著你走,是嗎?」


  然後在前方一定會碰上那些盜獵者的吧。

  少年回過頭注視著自己的夥伴們,可以的話,不想讓鈴懸再次看到類似的場景,但留那孩子一個在這裡也很危險………

  「ジグ。」
  「!……青鳴……」

  不知何時蛇紋熊來到了少年的腳旁,他站起身來以兩隻前掌輕拍了拍少年的腿,然後在少年彎下腰來將他抱起時以鼻尖蹭了蹭少年的手。

  「和我一起?」
  「ジグ!」

  「我知道了。」少年揉揉蛇紋熊的腦袋瓜後將對方放下,接著望向只是靜靜等著指令的呱呱泡蛙,他們相視露出微笑,「這裡交給妳了,細雪。還有鈴懸也拜託妳了。」

  「ケロ。」

  大小姐優雅頷首,彷彿早就料到了對方的話語,她並沒有那麼討厭當褓姆,更何況這是希昂的願望。



  「…………。」

  少年閉起眼睛。


  「………呼。」

  深吸一口氣,再次睜開眼時少年的眼神帶著鋒利的光芒。




  「──那麼,走吧。」






関連記事
涼
Posted by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