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page

by
  • Comment:0
  • Trackback:0






  「是足跡。」
  「啊啊。」

  當乘坐於坐騎山羊背上的白髮少女如此說完後,走在她身旁的褐髮少年也像是確認般停下腳步,看了看地面上一對先是踏入了藥草田中接著又折回,向道路前方延伸的小小足跡。

  接著褐髮少年走至坐騎山羊的身旁,習以為常的朝白髮少女伸出手,而對方亦回握他的手,順利地自坐騎山羊背上踏到地面。

 「謝謝。」白髮少女先是對褐髮少年如此說道,接著輕摸了摸坐騎山羊的頭,「龍井也辛苦了。」



  --最近在百芍鎮郊外常見一隻十分警戒的利歐路在藥草田四處走動,試著靠近他的話會被攻擊然後逃跑。

  百芍鎮的咎伊先生面露擔憂的如此說道。



  「在這裡等等看吧?」

  腳印不是新的,甚至有些模糊……或許等利歐路過來的時候,再跟在後頭去山洞附近看看吧。

  思考中褐髮少年環視周遭,最後指了指一處被樹與草叢所遮蔽的地方。卡娜莉亞經不起太陽久曬,少年如此想著,要是反而讓對方累倒就失去一起來的意義了,畢竟卡娜莉亞很擔心那只利歐路。

  「嗯。」

  白髮少女同意地點點頭,而坐騎山羊也明白了似的只是跟上兩人移動的腳步,在他背上的呱頭蛙與太陽精靈都縮著身子瞇著眼,不知道是睡著還是清醒。

  兩人並排著在樹叢後座下。

  「另一種寶可夢的腳印……會是他的朋友嗎?」
  「從咎伊先生的話聽起來利歐路應該沒有受傷,或許來採藥草就是為了他的朋友。」
  「希望……不是太嚴重的……」

  說著白髮少女低下頭縮起身子,將下巴擱在手腕上,像是想起了什麼般眨了眨眼。

  「等等我們也跟去山洞吧。」褐髮少年注視著前方,只能見到樹影在地面搖動,「我也不想和利歐路起衝突,但是如果……就算用強硬的手段也要將那只寶可夢帶到寶可夢中心。」

  「--眉頭,皺起來了哦。」
  「唔。」

  被這麼一說便忍不住伸手去碰了碰自己的眉心,少年側過頭,只見到身旁的少女正笑咪咪的抬起頭望著他。







  沒過多久,小小的藍色身影出現了。
  --是利歐路。

  兩人沉默的躲在草叢後,看著利歐路踩著同樣的步伐踏入藥草田,模樣看起來就如咎伊先生所說的神色憔悴,但至少看來並沒有受傷。

  利歐路熟練的走在藥草田中,那些綠色的枝葉幾乎要將他淹沒,觀察了一會後,發現他似乎只採幾種特定的藥草,摘了就放在另一只腕裡,沒多久雙手就捧滿了藥草。

  看起來滿足的呼了一口氣,接著利歐路謹慎的抱著藥草走出藥草田,左右來回看了看後,沿著和來路相同的方向踏出步伐,只是不管如何小心總是有幾片葉子輕飄飄的落了下來。


  『我先追,妳慢慢跟來就好,小心點。』
  『嗯,希昂也小心。』

  在藍色的身影離兩人有段距離後,褐髮少年站起身來走出草叢,先是回過頭小聲的對白髮少女說道,這才面對自己的夥伴點了點頭,一人一蛙小心的不發出任何聲音,追著利歐路的背影往茂密的樹林裡行走。



  「……我們也走吧。」

  白髮少女如此笑道,但是身旁太陽精靈與坐騎山羊只是盯著她看。

  「沒事的,剛才也只是坐著嘛……」
  「エーフィ!」「ゴー!」
  「啊嗚…只是站起來有點頭暈、真的--」



♦♦



  被隱藏在綠色之中,一個不算大的洞穴。

  抱著藥草的利歐路一來到能夠見到山洞的位置便加快了腳步,一邊發出了呼喚聲,而同時裡頭也傳來微弱卻精神的回應,利歐路看起來很開心的踏入洞穴。

  至少看起來似乎不是很嚴重的情況。

  這麼想著,褐髮少年站在遠一些的樹幹後守望,而大概過了約半個小時,白髮少女也追來了。

  「利歐路呢?」

  「在裡面。」褐髮少年邊說著握住少女的手,好讓對方不至於在樹根盤錯的地面摔倒,「風吹起的時候還能聽見他們的交談聲,很開心的樣子。」

  「他們--」
  「噓。」

  少女的聲音被打斷,自洞穴口傳來了緩慢的腳步聲,兩人一同回過頭去,只見到利歐路正小心翼翼地攙扶著身旁那位有著一身蓬鬆柔軟的褐色絨毛的『朋友』。



  「哎,是伊布……!」

  白髮少女發出微弱的驚呼,於她身旁的太陽精靈不知是覺得懷念還是眼前的畫面太過可愛,晃了晃尾巴像是微笑般輕瞇起了眼睛。


  「看起來是腳部受傷了。」

  褐髮少年很快的注意到伊布敷著藥草的後足,觀察了一會後才再次開口:「不過……看來似乎沒有大礙。」

  「真的?那太好了!」
  「啊啊。」

  預想的最糟情況沒有發生,兩人對視一望,不由得都鬆了一口氣。


  眼見利歐路與伊布曬著溫暖的日光、愉快對話的模樣,褐髮少年像是在思量著什麼般輕歪了歪頭,如果說藥草已經不需要了的話,那麼--

  「好吃營養的食物、對吧?」

  不知何時白髮少女湊近他,如同彷彿知道了他的思考,只是溫柔一笑。

  「……啊啊,是呢。」

  先是一愣,褐髮少年也輕揚起唇角笑了。



 ♦♦♦



  樹果做成的濃湯與飯糰被放在洞穴前,仍冒著熱煙。
  小小的藍色身影自黑影裡探出頭來,紅色的眼睛望向無人的道路。


  他知道這裡剛才有著誰在的,白天的那些人--

  他凝視著,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






関連記事
涼
Posted by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