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棲欲。

Welcome to my blog

Episode.21 未央柳 聖痕幻想×亞奇力→團長









# 聖痕幻想同人 / 聖痕のエルドラド
# 【花語三十題】11.
# 獸族傭兵亞奇力→團長(絕贊單向★)
# 腐有捏他有捏造有。

# 主線劇情相關。部分台詞與Episode.08馴養相關。
# 記憶模糊想要找劇情回顧卻啥也沒有只好自己隨便來的離別前夜(喂











Episode.21







  ──下好覺悟吧。
  對,從最初與你相遇的那一刻開始。


  『暫時回不去的話,』

  記憶裡那個人滿臉塵埃卻仍微笑著,丟下刀,改朝他伸出了手,『那麼,要不要和我一起回我的家?』



  從我點頭允諾、決定停留在你的身邊那時候、

  已經做好了,
  隨時會甩開你的手的覺悟。









  不是美女、也不漂亮、很標準的男性。
  或許其實從頭到腳都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他看著面前那個矮了自己一些的妖族青年,每次都會這麼想。


  「──要走了嗎?小獅子。」

  但也每次每次,當青年抬起頭來,朝他露出笑容的時候、使壞的喚著那個只屬於他的暱稱的時候,總會想著今天也仍想待在對方的身邊的自己,又是怎麼了呢。

  「已經非走不可了。」
  「是呢。」

  被自己稱做指揮官的這個人。將自己帶回來的這個人。
  明白他的心裡早已經埋下了名為『忠誠』的玫瑰,卻仍不厭其煩地、溫柔的喚他的這個人。

  ──真傻啊。
  他想,卻總是止不住的想要微笑起來。


  「明明承諾過會成為你的劍與盾的傢伙,要這麼走了喔?」

  或許是最後一次了,猶豫了一下,黑髮青年還是伸過手去碰觸對方,手指由白銀色的瀏海滑到眼旁,想過要溫柔,最後卻也只是輕捏了捏那柔軟的臉頰,「……你可以再生氣一些啊。」

  「真傻啊,小獅子。」

  聞言白髮青年先是一愣,接著就笑了起來,不顧他的任何訝異,只是回握住他準備收回的手,按在掌裡,望著他,「足夠了……雖然其實還遠遠不夠,我也想這麼對你說。」

  「你──」
  「足夠了。」

  握著自己的手的力道加重了幾分,下一秒卻又很快的鬆了開來,他好不容易才按耐住想要去抓住的衝動,最後只是握緊了拳頭。

  「去吧。沒關係的……我一直都沒有忘記你是獸族的子民。」

  到你該去的地方去吧。
  這麼說著的白髮青年卻滿臉落寞,像極了被拋棄的幼犬。

  「那個表情,看來你的覺悟還不夠呢,指揮官。」
  「我可不想被小獅子這麼說。」
  「……也是啊。」

  被這麼說後發覺自己又反射的就稱呼對方為『指揮官』的黑髮青年搔了搔臉頰,他重新正視對方,看著映在那雙藍色眼裡的自己是擺著怎麼樣的一張臉,卻發覺就像怎麼也看不清楚了。


  立場終究不同。背負著的東西不同。所以我們成為不了彼此的所有物。


  「就算能待在你身旁的人不是我,絕對不要隨便就死了。」


  早就知道了──
  最後你會選擇的人是誰。與你同行的人是誰。我能選擇的又是什麼。



  「不準死啊。」
  「在對你再一次說『歡迎回來』之前,不會死的哦。」
  「笨蛋………我可不知道,還會不會對你說『我回來了』喔?」
  「那也沒有關係。」

  只有在這種時候會發揮莫名固執心的傢伙。
  但是卻不像過往那樣拗執的要一個約定了,是因為不想讓他為難罷。

  黑髮青年無奈地勾起唇角,等著對方的下一句話。


  (好了,把我的名字還給我吧。)



  而白髮青年只是微仰起頭,盯著他看了一會後,才緩緩開口:

  「再見了,亞奇力。」
  「再見了………白欒。」


  有些謹慎的,他喚了那個名字。
  而聽見這句話的白髮青年,只是輕瞇起眼睛,抿唇笑了。









  啊啊,想要好好露出笑容。

  想要毫不猶豫的對你許下回歸的承諾。
  想要相信這是我們第一次的離別,而不是最後一次的相遇。


  ──所以啊,甩開你的手吧。

  因為不這樣的話、
  就沒有辦法抑制自己想要去擁抱你、想要想盡一切辦法留在你身邊的衝動。

















  戰場上,他見到了。
  僅是遠遠的一瞥,在嘶啞的喧囂人群之中,兵戎交接所發出的銳利聲響裡。

  不知是被捲入還是自願的那個人同在前線,正沾著血、揮著刀抵死前行,身旁一如往常的跟著那名讓自己感到稍稍可恨的黑衣軍師。

  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然後自己也總是很普通地就被傷害到了。


  (看吧、果然──)
  (和你許下不死之約、回歸的承諾的人,到底也不可能是我吧。)




  「──亞奇力?」
  「………沒事,走吧。」

  身旁傳來虎斑大貓困惑的呼聲,雖然這麼回答了,對方卻彷彿了然於心一般露出了無奈地笑,煩躁的讓他忍不住揮拳過去揍了對方一下,催趕對方快點邁開步伐。

  背過身跟上同伴的腳步,黑髮青年仰起頭,呼出了一口氣。

  「………真是不想承認啊……」


  (原來早就變成了被你所馴養的家貓了。)


  有時候會忍不住想:
  如果你能夠更加的狠心、能夠更徹底的讓人討厭就好了。

  這樣的話,我一定也可以毫不猶豫的甩開你的手、抓傷你,真的就再也不回去。





  (………薄情的傢伙。)

  黑髮青年抽出腰間的長劍,自嘲地笑了。















未央
  ──放棄


  (當我們開始呼喊彼此的名字,也已經做好傷害彼此的覺悟了嗎?)

























-----------------------------------------------------* END.17.07.24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突然的就寫了聖痕還寫了這組(幹

記得那時候三族聯盟打獸族這段劇情,該走的都回去了讓我很難過,早就知道了,攔不住的,都不是你的──始終會不離不棄在身邊的只有軍師啊・゜・(PД`q。)・゜・

就算到了現在心中的單向箭頭一直是:花貓>>黑貓>>團長>><<軍師
雖然覺得黑貓團長很棒,但果然只能出現在平行世界(黑貓:

一切的起點就是這句:薄情的傢伙。
>>小獅子說的這句是指自己(比起愛情選了忠誠),也指團長(埋怨對方始終沒發現自己的心思)。

在被馴養之後,就算歸還了名字,也沒有獲得真正自由的黑色獅子。

最後一句是與Episode.08馴養的「當你開始呼喚名字,那也即是建立關係和成為彼此所有物的開始。」對應。(挖賽12年的差點不敢看&溫差也太大(RY

関連記事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