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群棲欲。

MENU

黑鴉戰線//花と獣



#自創注意報
#自家孩子大愛
#自創之外的架空(不懂)









[ 花 と 獣 ]
黑鴉戰線










01//



  清水生成冰柱或者人體部分冰凍什麼的,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
  即使如此,依舊面不改色的黑髮少女默默注視著面前的非日常景象。


  “真是………大白天就一堆煩人的傢伙。”藍髮青年皺著眉頭望向已經沒有人影的店門口,隨手一揮就將凍在門壁上閃閃發亮的冰給融成水,又往作成櫃檯的魚缸裡倒。而看起來幾分鐘前面臨缺水狀態的魚兒似乎受了不小的衝擊,慌亂的在玻璃缸裡四處撞壁游動。抱歉哪,少女聽見青年如此低喃著。


  “───啊,先進來吧小町。”注意到仍站在一旁沒有動作的黑髮少女,青年拉開自己身後的紙門說道,“剛才距離有點近,妳有沒有被水淋到?”

  “我沒事──啊,日安,流火哥。”
  “雪見,發生什麼了好吵………喔,日安。”

  跟著從紙門後探出一顆毛茸茸的深棕色腦袋,被稱作「流火」的大老虎語帶睡意地朝少女打招呼,看了門外一眼後甩了甩尾巴,“………又是那群人麼?下次再來就讓我狠狠咬幾口好了。”

  “我想短時間之內應該是不會再來了。小町今天過來有什麼事情嗎?”
  “嗯,爸爸託我拿東西來。”
  “那我去泡茶──是說只剩紅茶了喔?”

  這麼說的同時,大老虎變成了一名帶獸耳的紅髮青年,見在場兩人無異義後便轉過身朝幾重的紙門後走去。起床氣,藍髮青年輕笑著這麼說,兩人一同望著青年身後不耐煩地晃啊晃的斑紋尾巴。


  其實看來還滿可愛的。少女在心裡贊同青年的意見。





  ────





  從整面被切成格子狀的透明窗戶看出去的風景是藍色的深海,時不時還有不知名的魚兒游過。
  無論看幾次都覺得很神奇。但是,十分的漂亮。

  簡直就像埋葬在深海之中的玻璃缸。

  ───所以說,這裡的主人應該是………


  “只有店面的玻璃缸裡是真的水,現在看出去的這些風景全是水結界,打開也不要緊的。”
  記得和青梅竹馬們第一次進到店裡時,藍髮青年曾這麼說過。


  ───但如果是心懷惡意者的話……


  “其實我一直覺得虎鯨長得很可愛。”
  注意到少女目線的前方,捧著文書的藍髮青年說道。

  雖然牠是海洋中最兇猛的王者。如此說著,少女看見那黑色的巨大身影湊近了玻璃面後又離開,忍不住想起了那天一頭幼虎鯨帶著海水破窗而入的奇幻場景;是碰不著的幻影,同時也確實地帶著結界封印該有的幻術效果。

  少女回過頭,正好對上青年的目光:一雙同樣色系的海藍眼睛。

  “魚,好像變多了。”
  “那個啊。某兩個笨蛋說多一點看起來比較好,就擅自修改結界了。”
  “是很複雜的東西嗎?”
  “倒也不是。不過因為是很舊的符式了,修改起來比較麻煩。”

  藍髮青年見黑髮少女頗有興致的盯著窗外的海中景色時也無聲的笑了,“我想下次大概連鯨魚都會被放進去呢。果然還是白鯨好?”

  “……嗯,感覺會很可愛………。”
  “是啊。”

  紙門被拉開,捧著木盤的紅髮青年走了進來,將冒著熱煙的茶杯和圓滾滾的白色甜品放在桌上,自己則直接在藍髮青年身旁的位置上坐下,“紅茶。還有甜饅頭,雖然搭配起來有點怪就是了。”

  “謝謝。”少女道謝後並不是先動茶杯,而是小口小口的吃起了甜點。

  “唔。時人先生說了什麼?”
  “說是開學日快到了,要我去看一看學校結界,順便找人補強。”
  “……那種類型的大結界只靠水屬性不夠吧。那,要找誰?”
  “別擔心,多的是人選。”

  將書信收回牛皮紙袋裡,藍髮青年跟著捧起茶杯,看向還在專心啃甜饅頭的少女,“小町今天來應該不只是這件事情吧。”

  今天假日,照理來說應該會四個一起來才對。青年想著。
  少女沉默了一會,才慢慢抬起頭。


  “昨天爸爸從學校那裡獲得通知,說校方擬定要讓小洛擔當新生代表。”
  “………讓妖嗎?”

  紅髮青年表情有些困難的皺起眉頭,並不是說不肯定銀髮少年的努力,而是至少在自己有就學經驗以來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事情。畢竟就算是讓三者一起生活學習,擁有最大決定權地位的仍然是人類。

  ───真令人不快。
  察覺到自己負面情緒的紅髮青年不再出聲,默默喝起茶。


  “會議過程應該很聳動吧。”藍髮青年沒有什麼情緒的說著,單純感想,“……嘛,有所突破是件好事,只希望到時候別弄巧成拙。”

  “小洛來擔當的話,一定沒有問題的。”黑髮少女毫無猶豫的回答。
  “但是,我也討厭他們會因此遭到仇視………所有會讓他們難過的事物,我都討厭。”

  想到了兩個青梅竹馬軟軟的可愛笑容,黑髮少女低語著。
  因為最喜歡了,所以希望你們都不要有悲傷的時候。一直笑著吧。


  “放心吧,那兩個孩子可是很強悍的喔。”青年笑了笑,視線移到少女身旁的包包,“再說還有妳替他們做的護身符不是麼。”


  “……………!?”
  “………啊。難怪我找不到來源,是護身符啊。”

  聞言少女有些訝異而紅髮青年一臉原來如此的釋然表情。

  “結界就是這樣的作用。”
  因為無害所以才沒有察覺的吧,是說看來凜小姐拿了很貴重的布料給妳呢。

  “貴重……?那不是普通的布料嗎?”
  “看起來是天降女所織的布,比起一般布料還要堅韌許多,連狐火都能抵擋。”

  黑髮少女拿起了自己所縫製的護身符,仔細的端詳起來。白色和紅色的,一共有三個,裡頭裝著去寺廟裡求來的神樹綠葉。


  只有三個,也就是說沒有作自己的份麼。
  藍髮青年想了想,站起身,“既然如此,就把那個「護身符」給你們四個人吧。”


  “……………?”





  ────





  磨製成了水珠模樣的。水晶碎片。
  黑髮少女凝視著掌裡的水晶,在日光下折出美麗的光芒。


  “水晶自古以來就被認為能夠驅邪,是有著清靜之力的石頭。”
  “不過本體已經碎了,只剩下這樣的破片。”
  “給你們吧,這樣它一定也很開心的。”


  白皙的手指輕撫過水晶平滑的藍色表面,十分冰冷卻又溫柔。
  看雪見哥的表情就知道,這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吧………



  “………要好好珍惜才行。”
  輕聲說著,黑髮少女將手裡的藍水晶高舉到了日光之下。



  而不知道為什麼、
  突然覺得在日光下閃閃發亮的水滴看起來就像淚珠一樣。








人魚でさえ溺れる深海に//
就連人魚也要沉溺的深海之中







02//



  “哈………果然還是不行嗎……”
  大大的嘆氣,邊說著青年無力的趴在桌上,前方是張寫滿紅字的表格紙。

  “什麼什麼………喔,又是半數紅字?”
  “嗚。”
  “安啦,離期中考還有兩個星期呢,只要在那之前………”
  “阿修~~~~!!”
  “喂喂我手上有杯子哦?小心燙到啊。”


  身旁的黑髮青年抽過紙張,安慰性的摸了摸青年綠色的頭髮,然後看似對於撲上來抱這樣的行為十分習慣,甚至也沒讓另一只手裡拿著的杯子落地,完美的保持平衡。


  “兩位的感情真好呢。”另一位紫髮青年望著眼前景象笑言,將冒著熱煙的杯子放於髮青年的桌上,“前輩的咖啡。捕捉行動辛苦了。”

  “謝謝你、神樂………”
  “說起來要不是主任老喜歡在課堂中跩我們出去「辦公」,上課時數也不會一直縮短了。”
  “這是因為前輩們做事起來既俐落又快速嘛,而且一切也都是為了學生。”
  “為了學生啊──是說我好像聽見了什麼絃外之音呢,神樂。”
  “是您的錯覺喔,修夜前輩。”
  “下次乾脆和主任提議讓你也來親身參與一下好了,捕捉翹課學生的行動。”
  “這我辦不到,再說我的專職能力可是詛咒系呢(笑)”

  “哈哈,這是該笑的地方麼……”黑髮青年隨手拿起桌上的點名簿開始翻閱,“嘛,成績不好是一回事,阿曜你班上出席狀況不錯啊。說起來神樂你班上學生的出席率如何?”


  聞言紫髮青年俊秀的臉上露出毫無破綻的微笑,或者說略帶危險意味。

  “嗯,當然是全勤囉。”
  “………………。”
  “………………。”
  “………說的也是呢,詛咒系嘛。”

  「溫柔體貼又帥氣的歷史老師」指的到底是誰啊我說。
  黑髮青年意味深長的回應道,而還掛在身上的綠髮青年無奈微笑。


  再次拿起小考成績單,身為數學老師兼班導的綠髮青年嘆了口氣。

  “唉,要不要開始準備課後補習了呢……”
  “喔,加油啊!”

  有困難說一聲,我會幫忙的。一旁身為體育老師其實並沒有任何「業績」壓力的黑髮青年笑道,拍了拍友人的肩膀。





  ────





  “………好,這樣就差不多了吧。”

  “前輩───很危險的請快下來吧──!”
  “前輩!需要我飛上去抱你下來嘛!?”
  “不需要啦。是說雉雞會飛嗎。”
  “嗚啊前輩好過份QAQ/!!!”

  再次彎腰仔細確認了屋頂修合處是否完整牢固,銀髮少年站起身向待在下方的幾個後輩揮了揮手,“好好我這就下去了。你們不要爬上來啊,等等救援很麻煩。”

  語畢抓住上來時固定好的繩索,銀髮少年俐落的翻過身,沿著繩子安穩落地。

  “屋頂總算完全修好了,這下子終於可以安靜練弓了。”
  “──對了前輩,上次那個被你打敗的妖還好嗎?”

  “………不過是折了隻翅膀,過了半月就能復原了吧。”說著銀髮少年露出有點傷腦筋的表情,摸摸柴犬後輩的頭,“但如果早知道那傢伙是在追捕鬧事傢伙的話,也沒必要生那麼大氣的啊我。”

  “說起來那天看到的人,好像是新生代表唷。”
  “喔,你是說那個銀髮的小鬼嗎?的確說是白狐一族來著的……”
  “前輩你鐵定全程都在睡吧………”
  “真失禮啊。那天我被修老師跩去當臨時幫手了,全程都很清醒。”

  “雖然原本是擔心有暴動發生,最後也被他成功制服了。”銀髮少年笑了笑,“嘛,那個白狐小鬼的膽識我還滿欣賞的。”


  “不過也因此遭到非難的樣子呢………”
  “這就不是我們能管的範圍了。好了全體都回去練習!”


  “─────啊。”

  銀髮少年轉過身,正好和在道場門口的一男兩女對上目光。
  正想開口,卻被三個一年級搶先了───…



  “是折斷阿鳶翅膀的那個人!!




  “……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啊………。”
  對於這個稱呼只能表示苦笑的銀髮少年喃喃說道。





  ────





  畫在沙地上的是四個小小的二頭身人物,下方標著名字。


  “嗯………所以說是白狐、白狐、超能力者、獅鷲?”
  “是的,啊我和小奈是雙胞胎。”
  “我知道,你們兩個在學校裡很有名。”
  “哈哈哈…………”

  個子較高的銀髮少年放下手裡的飲料罐,對身旁學弟的失落狀不以為意,“也沒什麼不好,只是平凡度過的生活也很無趣──當然是在不危害到他人的前提下。”

  “對於阿鳶弄壞道場的事情,果然還是很抱歉呢。”
  “哪裡,早知道他是因為公務的話……對於出手太重這點,我也要向你們道歉。”
  “………非天前輩,也不是普通人類嗎?”
  “嗯,不是喔。剛入學的時候也被找了不少碴呢。”
  “哈哈,前輩也很出名呢,同學們常常說到你。”

  “嘛,全都一一還以顏色的話,自然而然就變成這樣了啊。”銀髮少年笑了笑,“雖然自己說有點那啥的………我一年級的時候脾氣可是比現在還暴躁。”


  “可能和阿鳶有點像?”
  “啊──雖然不想承認,或許吧。”


  兩人相視而笑。
  少年眨了眨漂亮的綠色眼睛,望向遠處,“好慢啊,小奈他們到底跑去哪裡了。”

  “這時間合作社總是很多人呢。”
  銀髮少年也抬起頭,黃昏柔和的橘色光輝在他紫色的眼裡閃耀,“是說───…那個,是找你的?”

  “咦………?”
  “那邊是曜老師吧,在向你揮手。”
  “大哥……真是,明明自己才說要公私分明的。”

  紫色的眼睛輕輕瞇起,“……原來如此,感覺很像啊你們。”


  遠遠走來的人影,除了前頭開心揮著手的綠髮青年外,還有跟在身旁手牽著手的少女們,黑髮少女微微笑著,銀髮少女看起來很高興的啃著甜點,而還有一臉不耐的紅髮少年提著塑膠袋走在後頭,看起來很明顯直接被當作雜工使用。


  “看來是一起回來了。”
  “啊,還有阿鳶也在。”
  “那我還是先迴避好?那傢伙看到我應該不是很開心吧。”

  “他之前躺在病床上憤恨的說有一天要和那傢伙一決勝負什麼的,雖然不甘心,但也是真心覺得前輩很厲害吧。”少年笑道,“哇,看到你臉色就變了。”

  “哈哈,翅膀完全康復了?”
  “嗯,已經沒事了。”


  “那麼。”
  銀髮少年站起身,“我還要回去道場一趟,先走啦。和那傢伙說聲,要打架的話我隨時奉陪。”



  “前輩!”
  “嗯──?”
  “……下次、下次有機會的話,我們能去道場看看嗎?”


  “喔,當然歡迎。”


  銀髮少年笑了笑,轉過身去。
  夕暮將他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






最後に振り返ったりしなければ//
如果最後沒有回頭看的話








































-----------------------------------------------------* END.11.07.15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ヾ(>▽<)ゞ♪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